阅读历史
换源:

妈妈们的性奴之路 1(蒋雪篇)

作品:妈妈的性奴之路|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21-10-08 20:06:37|下载:妈妈的性奴之路TXT下载
  我躺在家裡的床上,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虽然6月份夜晚依然炎热,可我却不停的冒冷汗。这还得从3个月前的一次ktv聚会说起……

  我今年17岁,刚经历了性成熟的最后阶段,现在在城市中心居住,生活环境可以说很优越,因为爸爸是在外企工作的,收入不菲,但是3年前被公司调到几内亚工作了。家裡现在衹剩妈妈和我两个人。

  我这个做儿子的呢,叫邱伟,上高中,以前学习很好,直到我碰上了几个损友加狼友,才把我拉入了深渊。

  我对妈妈的看法直到一个男人的出现而改变,这个男的是妈妈的情夫,是几内亚老爹的替代品,跟妈妈相处了大半年,而后玩完妈妈后就消失了,妈妈自以为保密的很周到,其实他们的淫乱场面我一场也没落下,这个以后再讲。从这以后,我就对妈妈的看法转变了。

  邱伟的妈妈篇(1)

  这天早上,一切都将变的不同了,我刚刚吃过晚饭,正躲在自己的房间中,静静地等待着约定的时间到来。我等的是我在社会上交到的三个好友。

  齐铭是个摄影爱好者,喜欢拿单反拍风景,更爱那单反拍美女。其实他还会别的艺术。一项让女人疯狂的艺术,Sm捆绑。

  楚焦成绩优异,是个极其内向的人,平常不爱说话,喜欢跟巴神一样思考人生。

  燕泽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一米八零的身高,在篮球队打前锋,上个星期扣篮把手崴了。

  而我呢,是一个鬼精鬼精的人,学习成绩一般,可能头脑都用到捉弄人上了,负责给老师起外号,捉弄女同学等,是学校老师的头疼的学生。

  但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迷恋自己的母亲。

  我们还有一个各自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内心都有一个恶魔。一个变态的恶魔。

  我们经常聚在一起喝酒看黄片。有一次在齐铭家吃饭,吃着吃着呢,就要喝酒,喝着喝着呢,就喝高了,喝高了就得看看黄片,哈哈。但是在看黄片过程中,燕泽突然对着电脑屏幕大叫到「哎呀!快看,这个女优像不像邱伟他妈!」

  他说的这个女优是谁呢?没错,正是之前说到的北条麻纪。

  齐铭和楚焦开玩笑的说到「唉……有这么个美女在身边你小子不知道珍惜啊!

  浪费资源啊,毛主席说过,浪费是极大的犯罪,你懂不?哈哈哈……」

  我看着北条麻纪在黄片裡被几个男人上下其洞的抽插着,吟叫这,我脸一红,一拍桌子说到「小的们,你们喊个啥?喊个啥?你们咋就知道我浪费了?啊?」

  其他人听了我疵牛逼,不依不饶「操,你小子这尿性还想咋地啊?造反啊你?

  说说,杂你就没浪费了?」

  我为了面子,也为了肚子裡的这几两酒,说到「呵呵,我看过我妈洗澡,她睡觉的时候我也看过她的裸体,呵呵……」

  结果越说越多,直到我把妈妈红杏出墙的事说了出来…………再之后,才发现,我们都有恋母癖,而且都做过猥亵妈妈的事情,偷内裤,看洗澡。

  再再之后话题到了最深处,我们竟然计划了如何得到各自的母亲,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本性吗?我们的内心都是恶魔吗?

  当然这个计划是要我们四个人一起完成的,首先把四个人的母亲变成自己的玩物,然后给大家分享,也许是不一起干活会害怕吧。

  第一个分享的母亲,这部小说的女主角,自然就是我的妈妈,这位美丽与智慧的化身,丰满与娇美的代表。

  再再再……之后,我一边回忆着这段往事,一遍享受着母亲娇小的香舌带给我肉棒的快感时,我得出结论:第一,我一定要好好「回报」那三个畜生的母亲。

  第二,酒要少吃!话要少说!

  邱伟的妈妈篇(2)

  说到我妈妈,不得不说是一个韵味十足的女人,因为早婚,母亲23岁就生了我,今年2月份刚过完40岁生日。(爸爸从几内亚寄来了好多生日礼物,一条24K鑽石金项链,还有好多非洲的挂饰,可见爸爸是非常爱妈妈的。)我妈叫蒋雪在一家会计统计所做会计,平常就喜欢穿职业装,乳白色的OL套装配上透明的黑丝,让本来就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加性感迷人。虽然40岁了,但是熟女风韵犹存。

  「妈妈,我这个週末去同学家住了,你自己在家小心点啊」挂了电话,我们开始行动。

  现在,蒋雪应该已经在她自己的房间睡着了吧?一会儿,我们就会来到了。

  到时候,就会实行我们那恶魔般的计划……齐铭看看时钟,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床边的袋子,走出房间,侧耳倾听,屋子内静悄悄的,妈妈应该已经睡得很熟了。

  我走到楼上门前,悄悄打开门,果然,他们都已经来了,正在门前等候。我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别作声,招手叫他们进来。

  走进屋子之后,我指了指妈妈的房间,轻声对他们说︰「快点,一切按计划进行。」

  齐铭,楚焦和燕泽他们,看上去都非常紧张,他们迅速地拿出了乙醚,戴上早已准备好的口罩,不一会儿,这间妈妈住了几年的房间将成为她这个週末最痛苦,最享乐,最快活的天堂。

  一个沾满乙醚的毛巾紧紧的贴上了妈妈的鼻子和嘴…………

  我是楚焦的副手,看着楚焦拿出了注射器,知道这是要给妈妈打一针,防止女人半路醒过来坏事。齐铭负责脱妈妈的上衣,燕泽则是褪妈妈的裤子。两人熟练地脱下了妈妈的半透明睡衣。

  「呵呵,裡面没有穿内裤呢」

  妈妈赤裸裸地躺在两人之间,如同白嫩的玩具,任由两人从上到下摸来摸去。

  齐铭和楚焦,一左一右,一边摸一边闻,给昏迷的妈妈做全身检查。

  「好,身上没有太重的汗味,体香诱人」

  「嗯,不错,脚上也没有重的味道,不是汗脚,小脚挺嫩」

  「下面挺乾淨,皮肤也好,闻着味也不算腥臊,倒是下面的毛可够密的」

  「毛多性慾强啊,到时候我几刀下去,就让她下面成白虎,一根毛不剩。」

  「听到前面两人说话,看着他们把妈妈抱过来翻过去,摸上摸下,阴户和菊门都要拨开检查,我的小弟弟硬了半天根本软不下来,难受急了。」

  「小伟,忍着点,等到了时候,你妈妈先让你好好玩一夜。不过你小子可要注意身体,射干了,虚了不能怪我们啊!」

  齐铭开过玩笑就把开始用白色的麻绳捆绑起妈妈的身体来。妈妈的双手被拧到身后,手腕交叉紧紧捆绑后,成了一个倒拜观音式,手腕捆得紧紧地,连紧贴的小臂部位都被绳子缠绕捆绑过,休想分开。

  束缚完成后,楚焦翻找出了妈妈放在衣柜裡的黑色丝袜,对我说:"把这个给你妈妈穿上吧,我僵僵的笑了笑,点点头。

  没有给穿内裤,妈妈的双腿重新穿上了黑色踩脚丝袜,白皙的小脚从踩脚的裤袜带中露出来,一根根玲珑的脚趾,我不禁在脚背上亲了一口,燕泽笑骂道:「你个淫儿子,急个鸟。」

  齐铭双手抓住妈妈的小脚,併拢了她的双腿。他熟练地在妈妈的脚踝处了捆绑结实,又在大腿处捆绑好,捆绑住了双腿后,将妈妈的小腿向后折,将双手的捆绑处和双脚的捆绑处用绳子连了起来,他把把昏迷的妈妈双手双脚都向背后捆了起来。捆成了驷马倒躜蹄。

  看的我可是心脏还是噗噗直跳。各位SM捆绑网上见过,现场捆绑自己亲生母亲的一定还是第一次!

  在睡梦之中,蒋雪梦见了自己的丈夫,享受着丈夫温柔的爱抚,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令她觉得好温暖,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回想着丈夫的一切︰他的温柔、他的爱抚、他的吻……或许是因为这个绮梦,或许是因为外来的刺激,蒋雪的下体湿润了。其实她不知道,这个春梦是一种强烈春药造成的,其实我们四个人也不知道,这是一种轻微毒品,使用过的人会上瘾,欲罢不能。

  妈妈在梦中感觉到了自己平生都没有体验过的快感,「咦?怎么……」

  妈妈感到自己的姿势有点不自然。她的手高举过头,可是她没办法将手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