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2)

作品:鬼推磨|作者:我是你姥姥|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21-10-13 23:18:12|下载:鬼推磨TXT下载
  第二回:纸媳妇2019年12月11日张傻子吓得在妓馆躲了三天没敢回家。

  不过这有家不回,终归不是长久之计,撑到第五天,身上的银钱全花光了,张傻子想不回家都不成了。

  自古那风月场里,多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有钱才是爷,没钱啊,三孙子都没地儿当去,确是话糙理不糙。

  张傻子到家后,没敢冒然进院儿,扒着墙头儿先观察了一番。

  只见黑沉沉的院中,死寂一片,院门屋门都敞着,同他离时一样,没啥变化,也看不出任何异常。

  张傻子看罢,悬心算暂稳,就地寻了条擀面杖粗的树棍,二话不说,在院墙外自己先练了一趟精奇的棍法壮壮胆再说;边练还边给自己叫好,其实练得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张傻子在墙外瞎抡了一阵后,牙一咬,心一横,直冲进了家门。

  心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今个儿就是今个儿了,甭管你是鬼还是妖,若敢现身,我就一棍闷闷死你……屋里是漆黑一团,伸手不见脚趾,静得令人发毛;借那窗外朦朦的蟾光看去,可见炕上的纸人还在,屋里似乎也没什么异样。

  张傻子一看炕上的纸人,气便不打一处来,抱起纸婆子,便往屋外冲,取火便烧。

  我让你出来装神弄鬼,甭管你是鬼还是妖,我先一把火烧你再说……张傻子自言自语地划着火柴,哆哩哆嗦划了两三根也没划着,两手抖得跟筛糠似的……他正划着洋火儿,不由得忽地惊,只见屋中不知几时掌了灯,那窗内显是个女人的黑影。

  张傻子一惊洋火儿失地,慌着去拾时,吓得他就地坐了个屁股蹲儿。

  就见身旁竟立着张黑漆漆的炕桌,刚抱出来要烧的纸人,居然不翼而飞了。

  张傻子就觉得一股寒气从天灵盖直凉到脚底板儿,双腿登时就软得跟下了水的面条儿似的,咋摆弄都硬不起来了。

  他就地缓了老半天,见屋里的灯没灭,一跃而起,不晓是吓破胆,还是哪路大仙附身上体,竟掐棍,便往屋里闯。

  张傻子心说,死了更好,省着他妈的活遭罪。

  进屋再一看,张傻子也傻了。

  “你这几日都去哪儿了?”

  适才抱出去的纸人,竟坐在桌边挑着油灯,笑面问他,一桌好饭菜早已摆得。

  见张傻子怔愣在门口儿,不答话,纸人便又问:“手里攥的什么?”

  “啊,没……没什么……我,我回来时,路上碰条野狗,用完忘了,忘了丢了……”

  张傻子见那纸人温柔可亲,皮美相俏,灯下一观,确是越看越迷心,倒也不怕了;傻笑着丢了木棍,坐下便吃。

  心说,我一穷光棍儿有啥好怕的?死了更好,早死便托生;管你是鬼是妖,倒要看看你耍什么鬼吹灯。

  最新找回“你不怕我了?”

  纸人未吃,笑问。

  “怕。”

  “知道我不是人,还进来?”

  “不进,我便得睡街上;反正,反正你又不会害我。”

  “你怎知我不会害你?”

  纸人笑问。

  “俗话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惊门心不惊,'我虽穷,却活的脚踏实地。你要真想害我,负你回来那一天,只怕我就已经死了。”

  “好一个脚踏实地。你这人,虽说家穷命薄,却贵在朴实,日后若好好地待我,我便伴你到死。”

  张傻子自然求之不得,这般好看又贤淑的媳妇儿,就算打着钱做的灯笼都难觅,把家里的房子简单收拾了一番就成了亲。

  小两口婚后是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男的任劳肯干,女的贤惠耐苦,这日子是翻筋斗往上蹿,要说过不好,那都是蒙人话,虽谈不上大富大贵,确也饱食暖衣。

  俗话说,“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

  此话非虚。

  同镇镇西住着这么个闲民,大名不详,因瘸腿歪脖子,相识的人都叫他瘸老歪;都四十好几了,也是雹打的高粱秆儿,穷光棍儿一根,一听张傻子娶了个俏娇娘,气得他是成日抓耳挠腮,打鸡骂狗。

  瘸老歪很不甘心,心说,凭什么我跟张傻子同是穷光棍儿,他就能娶个漂亮媳妇儿我就没有?这他妈真是爷家的寒床夜夜暖,穷门的火炕被也凉,天不公啊。

  瘸老歪越想越窝火憋气,心说我他妈不好过,你张傻子也别想过舒服喽。

  打家里摸了把杀猪刀,藏在腰后,趁张傻子下地去干活儿,越墙就进了他家。

  别看黄狼子镇腚大点儿个地方,确是,“庙小神灵大,池浅王八多。”

  什么歪毛淘气儿嘎杂子琉璃球都不缺,可谓是林大兽杂,海深怪多,鱼龙混杂之地。

  瘸老歪跳墙进了张傻子家,见屋门没闩,便贼头贼脑地推门而入。

  轻挑门帘儿,探头缩脑,深一脚,浅一脚,便进了屋。

  瘸老歪不进便罢,看了之下,不觉飕的一下儿,魂从顶门飘出,可把他吓坏了。

  只见炕头处,竟躺着个红袄绿裤,白脸血唇的纸人。

  瘸老歪惊得暗骂,心说,这得亏是白天,要是晚上,非得吓死几条人命不可。

  瘸老歪见屋里无人,取火就把炕上的纸人给烧了,心说我坏不了你媳妇儿就烧你的窝。

  瘸老歪一见火起,拔腿便逃。

  不想转身正好跟回来的张傻子撞了个满怀,一看炕上的纸媳妇儿被烧,张傻子是就地火气三千丈,杀气腾腾冲九霄,扑倒瘸老歪便拼命。

  这老话儿常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此话非虚,何况张傻子连命都不要了。

  一番拼死捺命的厮打后,张傻子当场失手,杀了瘸老歪。

  无巧不成话,张傻子早起就觉得身子不适,头沉的厉害,吃了药,到田里也没见好转,见活儿诚干不下去了,便未逞强,归了家。

  哪曾想,家里会有桩血桉在等着他哩。

  这正是——鬼爷埋下勾魂锁,天爷也难保过五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