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7-08)

作品:鬼推磨|作者:我是你姥姥|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21-10-13 23:18:12|下载:鬼推磨TXT下载
  2019年12月12日第七回:黄皮子坡黄皮子镇城外的黄皮子坡乃当地妇孺皆知的险地,据说黄皮子破夜里常有成了精的黄狼子出没,幻成姣人,害命作祟;别说黑更半夜,就算是那青天白日艳阳高挂,也是少有人去的所在,确是处荒无人烟之地。

  卖鼠女一路跟踪买鼠男到黄皮子坡时,天已经擦黑儿了。见那买鼠男用绳子套住那大鼠,似牵狗那般,东一头西一头,跟没头苍蝇地可处儿寻走;停一处,还让那大鼠挖一处,似乎在寻着何物,看得卖鼠女就更奇了。

  黄皮子坡十分荒凉可怖,淅凛凛阴风透骨,冷森森恶气侵人。那埋人高的黄蒿丛,四五个人抱不交的古木,七八挂大车拉不动的怪石,确是随处可见的。生人要是入了,铁定会鬼打墙一番,迷失了方向。

  卖鼠女跟着跟着,见头里的买鼠男冷不丁地止步,惊忙蹿进埋人高的草科里。她蹲下时,顿感恶臭刺鼻,屁股一硌,用一摸,黏湿粘手;抓上来,借月光一看,吓得她怪叫一声,又跳出了草丛,屁股下竟是颗烂掉爬满蛆虫的人头。

  黄皮子坡因荒凉少人,久而久之便成了乱死岗子,像狗碰儿(一种粗劣的薄板棺材,也叫狗碰头,四块板儿)席子卷的弃尸确是随处可见的,碰到死人死狗死猫之类的弃尸,倒也不足为奇。

  “跟了我一路,难不成,我少了你的钱?”买鼠男,打里兜,取出把小梳,梳了梳他那一丝不乱的油头,笑问。

  “谁……谁跟你了,这路,又不是你家铺的,你能走得,我就不能走吗?”卖鼠女说着,嫌恶地丢了臭人头,用黑裙擦着手上的秽物,故作镇定。

  “夜都这般深了,你这奶牙未除的小鬼出来乱跑个什么?赶紧回家窝你娘怀里吃奶去罢,若给黄皮子叼走了,可没人救你。”闻买鼠男这话,卖鼠女好不气,便道:“呔!你这贼头鼠脑的老油头,少麦秸秆儿里看物,小瞧人!当我不知你在作甚?你个盗墓贼!”闻卖鼠女这番话,买鼠男不由得一惊,忙又重端相了一番,立在面前的女孩儿。只见她一双狐眼,盼顾游离,灵动清秀;白肌如玉,少些血色,丹唇含羞,多许妖气;头扎小歪辫儿,口噙箍牙,如何看都不像成年样子。年纪尚幼,眉目里确挂着重重煞气,颦笑间,尽显女子少有的英气。

  “看什么看老油头,我六岁就随我小妈下墓了,见过的死人比你玩过的女人都多,吓傻了罢?”见那买鼠男一脸惊色,卖鼠女嘿嘿一笑。

  “原来是前辈,失敬失敬!”“前辈当不起,马马虎虎叫声高手就算啦。”闻卖鼠女这话,买鼠男气得蛋都疼,笑道:“既然阁下如此了得,那适才为何叫得跟杀猪似的?莫非那草丛还藏着一人?”“我呸!看什么看,就你祖姥姥一个!你个老油头,少狗眼看人低,若论起盗龄来,我绝不比你这老油头浅!”“那是那是,一听阁下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声,便知您的功力早已达到六亲不认人鬼难分的境界。今儿我算是来着了,见着高人了,不虚此行不虚此行……”“……”“敢问阁下,这是出来起夜解手顺道儿吓我一跳吗?”“神经病!喂,我问你,这大耗子可听懂人话?我在后头跟时可见你使它了,你买它就是为了翻穴(盗墓)?”卖鼠女看着地上海碗口大的洞口问他。

  “既然前辈自称高手,难道就没听过,有一种寻墓定穴的工具,叫尸鼠吗?”闻买鼠男这话,卖鼠女答:“倒是听小妈说过,耳闻不曾目见。听说尸鼠养之不易,千金难求,要是真的,我岂不吃了个大亏?”“这鼠你可三个大头卖了我,这出手的东西可没退还的道理,要怪就只怪你自己目光如豆,怨不得旁人。”痒叔笑道。

  “那个叫你退还了?才不稀罕呢,倒贴钱给我都不要,自己留着下崽儿罢!”二人正说着,就见一只大鼠倏然出洞,通身血淋淋赤红,就像刚在血里蘸过不二,正是尸鼠。洞外两个看了,无不惊。

  最新找回第八回:小贼买鼠男戴上手套,抱起地上的尸鼠闻了一鼻子,将其关进了鼠笼。见买鼠男面露喜色,卖鼠女就地拾根树枝,也沾了些那尸鼠身上的不明红液,闻了一鼻子,惊道:“这是血啊!”“废话,不是血难道还是番茄酱啊?”买鼠男气道。

  “可这大耗子不像伤了的样子?若流血流成这奶奶样儿,只怕它早就嗝屁了罢。”卖鼠女笑道。

  “那不是它的血!”“那是谁的?”闻买鼠男这话,卖鼠女更奇了,忙追问。

  “谁的也与你无关,回家去罢,别让家人挂着!”“你就这样让我走了?”卖鼠女笑问他。

  “不然还请你吃一顿啊?”“那倒不用,我的意思是说,你就不怕我回去之后拘人来拿你?”闻卖鼠女叉腰这问,买鼠男一笑:“这凡事有因才生果,你我既无仇,也无怨,我身上又没钱财可谋,何故拘人来拿我?吃饱了撑的人才会去多管闲事呢。这有利可图,才生贪念,起盗心。”“嗯~言之有理。好罢,看你这人还算不错,我便助你一遭!”闻卖鼠女这话,买鼠男好不啼笑皆非,笑问:“你助我何?”“当然是助你取了这土下之财啦!你个外来人别不知好歹,以为这黄皮子坡似你家后院儿来去自如?别看少人来此,却毒蛇猛兽肆意多行;尤其是这坡里的黄皮子,邪的很,没人替你放风,下去你就别想上来,盗洞都给你填了。呐,咱们先小人,后君子,丑话说在头里,出土的脏财,分我四层,我便助你取了这趟财富;你若十拿九稳,我扭身便走,绝不坏你财路。”闻卖鼠女这番话,买鼠男登时收了笑意,略加思索,递手道:“在下观天痒,赏脸的,都喊我一声痒叔!”“狐小俏!”“人如其名,人如其名……幸会,幸会……”买鼠男确是初到黄皮子镇,但他到黄皮子坡是有目的。确不想,途经集市时,偶遇狐小俏卖尸鼠,才使钱买下。买鼠男虽耳闻黄皮子凶险,却不曾亲临目睹,诚少一人助他一臂之力,取那地底的财。“俗语云:尿泡虽大无斤两,秤砣虽小压千斤;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狐小俏奶牙未脱,却非等闲之辈,不容小觑也。

  大小两个盗墓贼达成共识后,就见痒叔打衣里,摘下根不到半臂长的钢管和犁片改的锹头,锹柄与锹头以螺纹连接组装,精巧又便捷。痒叔把铁皮手电用胶带固定在锹柄上,灌了两口烧酒,留了把油脂麻花的杀猪刀给狐小俏,沿那尸鼠打的洞,便掘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