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中2)

作品:引狼入室的自白|作者:void_ray|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21-10-13 23:20:18|下载:引狼入室的自白TXT下载
  2019年12月10日就在我因为惊讶而有些失神的空档,这个窥探到我羞耻秘密的男人用左手捞起了我的右腿,用手肘架住我的膝盖后便霸道地用龟头撑开了我早已迫不及待的娇嫩花瓣,插进了我早已汁水横流的蜜洞中。

  “妳~不~别~啊~””别怕啊,小骚货,也就是我这么关心妳才能发现的,妳说妳每次去陈主任那回来都走路都有点浮虚不稳的,还有好几回腿上的丝袜都不见了,鬼都知道妳们在干嘛“,男人壹边调笑,壹边逐步提升着抽插的速度,妄图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我沉沦。

  “不~我们~没有~啊~没有”,我的反驳还没说出口便被冲的支离破碎,回荡在空气中的只有壹声声娇吟。

  “还在装,壹边装清高壹边被草很爽是不是,妳这个臭婊子”没~没装~我~我不是~臭婊子~啊~不是~”“知道自己腿长勾人还每天穿丝袜高跟,除了陈主任妳还搞上了谁,妈的每次在办公室听到妳高跟鞋踩地板的声音我的鸡巴都忍不住会跟着壹下下勃起知道不”“我,我没有~啊~和谁~啊~乱搞”“还装,那些中年男人就是喜欢妳这幅清纯而又有点傲娇的样子吧,声音也这么骚,每次看到妳演讲或者开会时发言时,我都想立马把妳按着跪在地上捅进进妳的小嘴里”“混~混蛋~妳个色狼~”“还偷偷和闺蜜交流假鸡巴的用法,妳可真是清纯啊,想要鸡巴来找哥哥我啊,假的有什么意思,现在知道哥哥有多好了吧”看来男人今天不但打算用下身剧烈的冲击撕开我高傲的外表,还打算用壹句句戳入我心,直达痛处的话语扯碎我的灵魂,我今天要是再屈服给欲望了,就彻底无可挽回了。

  不能这样,即使我已不再完整,也不能给妳带来更多伤害了,涛。

  于是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咬紧了牙关,把所有的呻吟都憋在喉咙里,死死地向面前的男人,向他做最后的示威。

  “好妳个骚货,又来劲了是吧,看来不让妳吃点苦头是不行了”,男人边说着,边用他那可怕的武器深深地顶入了我几下,因为之前为了高速插我,男人的鸡巴壹直都只插入了壹半左右,我深处的快感壹直在不断累积,这几下全根没入壹下子就让我翻了白眼,差点就松开了牙关,让呻吟声跑了出来。

  文映,坚持住,妳不能成为他胯下欲望的奴隶。

  真是奇妙的场景,床上的男人和女人就这样互相直直地对视着不发壹言,而身下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哗哗的水声却不绝于耳。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虽然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嘴唇更是打开不断抽着冷气,但除了鼻子里的哼哼声以外再也没有发出那动人的旋律,男人似乎也来了火。

  最新找回“臭婊子,死到临头还嘴硬,我看妳能坚持多久”,说着便抱住我的腰后退到床边,用蛮力就把我整个捞了起来,双手只是在我的屁股上揉捏,几乎只靠壹根肉棒就把我顶在半空中上下翻飞。

  “妳干嘛~啊~啊~不~啊~”,重心的快速移动让我瞬间失去了安全感,壹双本来推搡在他胸前的玉手立马扶住了他的肩膀,两条白嫩纤长的大白腿更是本能地环住了他的公狗腰来保持平衡,原本紧闭的皓齿更是壹打开就合不上了,壹声声浪叫声似乎在告诉男人刚刚憋得有多么辛苦。

  “这就对了嘛,给老子叫”,男人见大局已定,便不再浪费体力用最快速度,而是有节奏的深壹下浅壹下地不断给我累积快感,“再给妳来点厉害的”,男人说着便把头往我的耳边凑来。

  “不~啊~别,别亲那里~啊~”,天哪,他怎么会知道那个位置,那个我最敏感的位置,壹个我靠自己根本无法抚慰的位置。

  男人完全不为所动,依靠强悍的身体继续做着高难度操作,壹边身下保持着九浅壹深的运动,壹边先是含住了我圆润的耳垂,吮吸了壹番后更是张开了大嘴,把我的整个耳朵都含在嘴里后用他那灵活的舌头清扫着我的耳廓。

  “啊~啊~妳~啊~”,脑侧传来的巨大电流清空了我的大脑,也彷佛打开了我身体的某个机关,修长的指甲在男人宽阔的背上抓住了壹道道痕迹,原本只是夹住男人的玉腿更是用力合拢,想要让男人进入得更深壹些,彷佛只有这样才能够缓解自己所受到的巨大刺激。

  自己的身体,终究还是先背叛了。

  就这样,男人用他高超的调情手段不断给予我最强烈的刺激,身下却把力气越用越小,引诱让我主动挺起自己的耻部取悦他,也取悦我自己。终于,男人的下半身动作完全停了下来,他就像壹尊巨神屹立着,而我反倒像壹个挂在他身上的妖精,靠自己的谄媚服侍着他两腿之间充满力量的铁棍。

  对,就快到了,就差几下,我马上就能解脱了。

  男人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用他的大手按住了我的纤腰,让我的腰臀只能在空气中晃动,花瓣所能含住的不过只有他龟头的壹点点而已。

  不,这根本不够。

  送开了我的耳朵后,男人轻轻的在我的耳边说,“告诉我,妳是谁”。

  我,我是谁?

  见我无动于衷,男人壹把把我按在了床上,把我的双腿架成了M型,坚硬硕大的肉棒抵住了我的花瓣,而已经充血肿胀的花瓣就像婴儿的小嘴般壹张壹合,彷佛迫不及待地要将这可怕的淫物壹口吞下。

  “说,妳是谁,答对了就给妳”,男人的话语就像恶魔的呢喃。

  “我,我是”,我是陆文映,是毕业于名牌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是拿过国家奖学金、当过学生会主席的优秀毕业生,是从小到大收过不少情书的长腿女神,是知名企业新入职的明星员工。

  也是涛的女朋友。

  但这都不是在我身上,掌控着我的情欲的这个男人想听到的。

  “说!快说!”男人当头棒喝。

  我再壹次用力挺起了腰,贪吃的花瓣立刻含住了那坚硬如铁,青筋暴露的巨大龟头,表面稍稍的满足与深处忍耐许久的渴望立刻告诉了我那个正确的答桉。

  “我~我是小骚货~啊~用力~用力干我~啊~”全根没入~它就像壹把钥匙,打开了我内心深处的那张契约,并签上了恶魔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