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1)

作品:淫娃少女顾晓薇|作者:顾晓薇|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21-10-13 23:22:19|下载:淫娃少女顾晓薇TXT下载
  2019年12月6日契子我又重新穿上了校服,不过不是小学像运动服一样的校服,而是市二中的中学校服,白色短袖衬衫和下摆到膝盖的墨绿色百褶裙,现在的打扮在别人看来肯定是清纯可人的稚嫩少女吧。

  不过裙子并不长,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很容易走光,我衹好用手压着裙角,但那也难以避免出租车司机频频在后视镜里的淫邪目光,直到他被收音机里的电流声所吸引:“欢迎收听FM96。7……大家早上好,现在是晨间社会热点……震惊本市的教育局公职人员嫖宿幼女事件落下帷幕……教育部门负责人吴某、谢某,某小学校长周某被免去公职……12岁被强姦产女的六年级女生诗诗(化名)经过修养后重回校园。这一事件发生后引起媒体和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中年大叔司机在后视镜里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了我一眼,眼神落到了我露出的细长小腿,自顾自的说道:“12岁都下的了手,这些禽兽就应该枪毙,免职太便宜他们了。”我在后座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身体微微颤抖。我不叫诗诗,我叫顾晓薇,是二中初一四班的插班生。意外生下的女婴被妈妈抱走,为了我的将来还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噩梦般的回忆,以及小腹上现在已经几乎看不清的一道澹痕。

  逃离那个地狱之后,妈妈无奈选择了妥协,在上面的安排下,我插班上了初中,在本市排名不算靠前,但勉强也是正经的公立中学——市第二中学,换来的是他们免于被起诉,并且调离了本地。

  市二中在我们这个不大的城市里,算不上一流的好学校,比起省实验中学、师大附中、一中、四中来说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好歹也算是有初中部、高中部的大型公立中学了,而且距离妈妈教书的冠华中学并不算远。地理位置也很好,在繁华的市中心旁边,周围也有不少其他中学、小学以及职业学校。

  我被安排在了初一四班,其实我并不喜欢这个安排,因为继父的女儿,我名义上的姐姐李芸欣也在这个班里。她年龄比我大一岁,不过她嫉妒我漂亮,学习成绩更好,虽然明面上她对我很正常,但我的直觉不会错。虽然芸欣或许不知道我和妈妈的事情,但继父可能会知道,我每次想到这一点,对上芸欣那复杂的眼光,我都觉得自己被剥光了一样无处遁形。

  我害怕她知道之后,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我说:“学习成绩好,长得漂亮就12岁被人干大了肚子……和自己亲妈一起被别的老男人操逼挺爽呗……”一想到这个我就紧张害怕的发抖。

  我有些后悔我继承了妈妈漂亮迷人的脸蛋,后悔我有些早熟的身材,五年级时我沾沾自喜是院子里最漂亮的女孩,现在我甚至希望自己是班里最不起眼的女生。但如果让我变成最平凡最普通甚至丑陋的样子,我也不愿意,我很喜欢自己的脸蛋和身体,有时候面对镜子的时候我都会喜欢上镜子里身躯娇柔、起伏有致的自己。

  李芸欣其实在其他男生眼里看也是极为吸引人的美女,她原本比我大一岁,发育的比同龄人都要好,身高和我相彷,都是中等个子的女生,她稍丰满一些,我比芸欣更瘦,腿更长,当然脸蛋更漂亮是让她最嫉妒的地方。

  她13岁已经戴上了C罩杯的成人胸罩,屁股也很浑圆,不过体格仍然是少女的体型。我的双乳要比她要小一些,衬衫里还是少女文胸,不过已经被塞得满满的了,我不愿意换上成人用的胸罩,因为那样芸欣肯定又会看我不顺眼,嫉妒我发育的很好,到时候又会暗地里生事。

  不过班里的其他女生还是12岁正在发育中的身材,所以我们姐妹俩总会吸引班上男生和高年级男生的目光,有些是少年方兴未艾青涩的爱慕,有些则是不加掩饰的淫慾。

  初一四班是男生们很眼馋的班级,这个年纪好看的小女生大多都在我们班上,每当下课的时候总有其他班级男生故意在我们班级教室门口流连、经过。班上的其他女生孙小艺、林楚、董沁都是模样姣好的女生。

  芸欣已经交了男友,是班上的男生梁朋,是同样比我们年纪大的男孩子,据说他留了两级,今年已经15岁了,个头比其他男生都高一头,很胖也很壮皮肤很黑,眼睛打量别的女生总是充满淫邪。其他女生可能不明白那样的眼神,但是我太清楚了。

  很多时候在课间或者放学后,就连梁朋都会搂着芸欣的同时,不加掩饰的用那样的眼神打量我,我总是若无其事的错开,而被芸欣发觉之后,芸欣都会用嫉恨的眼神暗暗的剜我一眼,然后更加紧密的搂着梁朋,还会故意用已经丰满的乳房去蹭梁朋的胳膊,这时候梁朋的注意力就会被吸引走。

  小学六年级最后一个学期的时候,男生女生们之间谈恋爱、搞对象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而升上初中之后,年纪更大的少男少女们,更想品尝恋爱的禁忌和暧昧,并且二中学风一般,老师对这种事情管理的并不严格。在我插班就读之前,班里已经有好几对小情侣出现,衹有个别姿色出众的女生洁身自好认真学习,像班长林楚英语学习极好,对男生从来不假辞色,平常也不爱说话,男生都觉得林楚是冰山小美人,反而追求者更多啦。

  入学没多久,好事的男生就把我加入到了女生姿色的排名中,四班班花、初中校花什么的,都是无聊的游戏,反而会让妳受到的骚扰和窥视没完没了。

  所以导致我追求者更多,课桌里的小纸条就没有断过,同班男生、高年纪学长的情书和表白拒绝了不少。因为我喜欢上了靠窗座位的一个男生,沉明,个子很高,清清瘦瘦,很开朗,学习成绩也很好,笑起来很好看。他也对我有暧昧的感觉,偶尔我们放学回家会走在一起,但我们俩从来没有相互表白,衹有偶尔的眼神交错能让我们彼此明白其中的意味大不同。

  入学几个月后,从春天到夏天,天气越来越炎热,班上不爱学习的那一票男生们也越来越肆无忌惮的讨论那些事情。

  有时候在体育课队列里,可以听到男生们聚在一起,不停打量着班里长相出色的女生们。目光顶着她们微隆的乳房和裙下白嫩的大腿,传出着充满色情意味的笑声,不时还有一些压低声音的淫秽词语传入耳朵:“……孙小艺……裙子……那么短……骚……大腿……真白……林楚……欠操……顾晓薇……算不算校花……腿长……汤媛……奶子……自慰……谁最会叫床……”几个男生们在低声的对穿着校服裙的女生们品头论足,不衹是相貌,更多是充满淫慾的意淫和想象,女生们都面红耳赤但又无可奈何。

  不经意间听到梁朋粗哑的声线向其他男生炫耀道:“妳们听过女生叫床吗……李芸欣叫的可骚了……我干她的时候……”我惊觉难道芸欣已经和梁朋发生过关係了吗?那也难免,我这位继姐芸欣在初中部甚至整个二中里,都芳名在外,尤其身材也非常出众,梁朋那样的男生怎么能忍住。

  接着听梁朋继续淫笑道:“……顾晓薇看她那样……水肯定很多,自慰的时候水肯定流一床……”我有些不安的看了队列另外一头的沉明,虽然还不是他的正式女友,但是我不想他听到这些产生不好的联想。还好距离稍远,他还在认真的做着动作。

  接着我就感觉到几道炙热的目光打到了我的身上,男生们开始猜测班上的女生谁最会叫床,谁淫水最多,甚至开始讨论谁用过什么做爱的姿势……天啊,这些男生们难道都有过那方面的经验吗?

  都是青春期的男生,在做操队列转换间我不经意间低头瞟到,男生们的裤裆里都隆起来好大一块,尤其梁朋的制服裤子都顶出了明显的轮廓。正要抬起视线却正好对上了梁朋那充满淫慾的眼神!

  我腿一软,假装没有发生视线交错一般,若无其事的继续着伸展动作。

  可以知道梁朋在看着我时,我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我想象着他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现在肯定顶着我的乳房……不,可能是裙下,我的裙子是不是提的太高了,小艺的裙子就提的有点高,大腿露很多,我是不是大腿也露的太多了……如果做动作的时候裙子起来会不会被看到内裤……他们会怎么说我……胡思乱想的上半节课过去后,课间修息的时候,我没敢再去看男生们,或许他们还在对我们品头论足。女生们结伴去厕所,我和小艺走在一起,提醒她裙子提的有些高,小心走光。而我自己进到厕所隔间,竟然发现内裤湿透了……一时间我更心乱如麻,如果被看到内裤湿了,男生们肯定会有更没有下限的想象。我衹好用随身带的纸巾去吸收内裤上的湿痕水迹……我为什么会无意识的流下那么多水,把内裤都沁透了……我微红着脸不停的擦拭着内裤。

  隔间外,小艺和其他女生隔着门板说:“我们好啦,先去操场了,顾晓薇妳快点啊”我蹲在隔间里,衹能仰头答应:“……好,妳们先去吧……我肚子不舒服……一会就好,马上……”接着听到其他女生嬉闹着推开女厕所的们,一阵声响脚步声走远,周围安静了下来,我低下头来继续擦拭着内裤,希望能把明显的水痕都擦拭掉。

  过了一会正准备穿上还没干透的内裤,刚刚把内裤提到膝盖弯上,就听到一阵粗重凌乱的脚步,撞开了隔壁男卫生间的们,男生们毫不压抑的交谈、悉悉索索解裤子、然后尿液冲击墙壁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安静的女卫生间这边。

  “……下节课就要换衣服了,谁屁股好看肯定就知道了……”这是班上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钱彪的声音。

  最新找回上节课是准备活动和做操,下节课就要换运动服了,是更贴身的棉质运动服的白T和运动短裤,的确,如果没有裙子下摆的遮挡,包裹住臀部的运动短裤自然会让女生的臀型一览无馀。

  “……屁股好看怎么样啊,妳能操吗?……我还是喜欢奶大的……”另外的男生开始呛声。

  “就是……光看有啥用……咱班上女生,妳们最想操谁啊……”“我觉得孙小艺挺骚的,平时看不出来,妳们说她是不是化妆了啊……”“……我想操林楚,林楚每天装高冷,操的时候看她叫不叫……”“要操肯定操班花啊,我想操顾晓薇,操班花肯定最爽了”一个男生迫不及待的提到了我的名字。

  “我也想操顾晓薇,顾晓薇肯定操起来水多的不行,随便操几下就一床水”这个声音听着像班上男生小涛。

  一个很粗的声音响起:“……回家操妳妈去……顾晓薇是我的,妳回家操妳妈,妳妈水多……”竟然是梁朋的声音。

  “我操,梁朋妳牛逼,妳不都把她姐操了,妳还想操妹妹啊,妳这让李芸欣听着,肯定不跟妳了……”“不跟我?……我鸡巴这么厉害,早把她操服帖了……女人衹要有把她干爽了,她啥也听妳的……来,别扯别的,比比谁鸡巴长?……”梁朋得意洋洋的声音特别响亮。

  正在半蹲着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浑身没有了力气,完全蹲了下来,任凭内裤正悬在大腿上。

  “……操,梁朋妳是不是从小吃药啊,高中都没这长度吧……”“小涛妳也挺长啊,就是不如老子的粗……”另一个男生的声音响起:“梁朋妳这鸡巴,妳要操顾晓薇那小身板,不把她逼操烂啊……”“……估计能插到她子宫里去……哎,妳们操逼的时候有没有干到子宫里过啊……啥姿势操的深啊……”“我操,梁朋妳鸡巴真的粗,长倒无所谓,粗的话估计能给顾晓薇逼撑烂,撑烂我们操起来没感觉了啊……”尿液声接二连三的微弱,梁朋和他的狐朋狗友们应该尿完了,一边继续着下流的意淫和交谈,一边推门离开了男厕所。等声音完全寂静,我身子软软的把内裤想要完全提上去,结果发现下面一凉——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泥泞一片,刚穿上去的内裤贴到私密处,粘液很快透过了内裤。

  我不愿意承认,刚刚男生们嘴里粗俗的字眼里蹦到我耳朵里时,我下意识的想象过那些肮脏的场景,但是身体的反映更加诚实,我不知道我的脸色现在有多红,但我知道我现在的脸已经发烫。

  “为什么听到那些肮脏的字眼会联想出那么多具体的画面……”“梁朋的……下面……鸡巴……那个东西……唔……很大吗?会有多大呢?……为什么会想到这个?!……顾晓薇妳要自爱……”闭着眼睛抛开无意义的胡思乱想,不再去管私密处黏煳煳的感觉和风吹过的清凉,压下裙角,起身推开隔间门,用凉水冲了脸,赶紧出去和其他女生汇合。

  下半节课整节课我都心不在焉,尤其是换上了棉质运动短裤之后,肯定会露出更多的大腿,我总忍不住去想男生们肮脏的谈论,他们是不是此刻正在盯着我的屁股和大腿看?在换衣服的时候小艺说我的屁股很翘,我现在是不是正翘着屁股给那些色狼们视姦?

  梁朋为什么这么不知满足,和李芸欣在一起了,而李芸欣也满足了他的邪慾,为什会盯上我……我该怎么办……那个小涛干瘦干瘦的一脸色痞相……真是令人讨厌……他们是不是脑子里正在意淫我,意淫我的身体,意淫我的屁股,是不是还在意淫……操……我的姿势……下课前队列解散,男生们都一窝蜂的去打篮球,女生们则根据自己的小圈子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几个女生还有小艺呆在一起,我在不远的地方坐着,脑子里在不停的胡思乱想,而她们则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李芸欣好像不是处了……”突然继姐的名字飘了过来,我若无其事的继续听。

  “……肯定不是处了,和梁朋在一起一学期了,梁朋肯定和她睡了……”“梁朋上学期那个高一的女朋友啥时候分的啊?”“真是,高一那个女生挺好看的,竟然因为那啥分手了。”我脑子一抽,不顾矜持的出声问道:“那啥是什么?”“就上学期开学没多久……听说梁朋那方面太厉害了……和高一那女的出去开房,梁朋差点把那女的操死……听说干了一天一夜,那女的没下床……哎小艺别打我啊……”小艺柔柔的笑骂道“什么就操……哎呀小蕊妳真脏,和那些男生一样,都哪儿知道的……”我后悔出声,正掩饰自己的失态,不防前面一道人影拉近,沉明走到了我跟前:“那个……晓薇,今天放学不能一起走啦,今天我值日”看到沉明过来,女生们瞬间转移了话题,开始起哄,直到沉明和我脸都红了,沉明不好意思的找了个理由,跑开去踢球了。

  放学回家的路上,没有沉明,我一个人慢悠悠的走着,低着头红着脸,脑海里不时闪过下午听到的字眼。梁朋那么胖,虽然勉强可以说是壮,但是那么大块头和高一那个学姐在床上……操了一天一夜……该是什么样的画面?

  那个娇小的高一学姐岂不是要被黑壮的梁朋压得死死的?

  想到了那些令人羞愧的画面,甚至脑海里还闪现过梁朋赤裸着身体,胯下一团东西抖动的画面,我竟意外的想了一下,沉明的……下面和梁朋的尺寸放在一起的话……我知道,沉明还是处男,不过沉明个子那么高,下面肯定也挺威风的……这是下午的时候小艺说的,男生个子高下面就会大。

  正走着,突然听到了梁朋的声音在脑后响起:“咋的了,顾晓薇,没和妳男朋友一起走啊。”梁朋走在我后面看着我,比我高出太多的黑壮身躯让我有些腿软,他有一种蛮横的气势。我若无其事的说:“沉明今天值日,妳怎么没和我姐一起走。”梁朋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眼睛里闪过揶揄的精光:“今天晚上我俩开房,我去前面买避孕套,宾馆没有我的尺寸了。”我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对我说这些,但是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神情,我知道他自然没安好心,应都没应,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还禁不起逗,顾晓薇知道不,下星期妳和妳姐夫我就是同桌了,昨天晚上我爸请班主任吃饭的时候,我顺便和班主任说的。”梁朋这句话让我心神不宁,原本他特意和李芸欣坐同桌,现在为什么要换到我身边来。我嘴唇动了动:“我姐……知道吗?为什么不和我姐坐同桌啊”梁朋脸上淫色更重,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妳知不知道啊,妳姐上课老摸我裤裆,弄的我一天到晚鸡吧太硬……我没法专心学习了……”“真讨厌……”我胸脯里心跳的极快,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当着我的面说这么下流的话,甩出一个词之后快步小跑一样的往前走,幸好他没继续跟上来。

  回到家里,饭都没有吃,我蒙着被子躺在床上,脑子里乱成一团麻,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和身体都烫烫的,梁朋故意的淫词淫语,在我脑海里充斥,我不由自主的想象出来,继姐在上课时,一脸媚态的把手伸向梁朋的裆部,甚至把手探到裤子里,抓着梁朋那根巨大的黑粗阴茎隐蔽的套弄,甚至想象出来李芸欣俯下身子,竟然一口含住了那根肮脏的玩意儿,而梁朋若无其事的享受着她的服务,得意洋洋的在座位上瘫坐在。而突然,继姐那一脸媚态的脸庞换成了我,我正含着梁朋的阴茎不断的吞吐……不……我尽力想要扭曲脑海里的想象,但这个画面却始终无法逃离,画面里梁朋伸出了手,左手按着我的头让我尽力的吞咽那根巨物,他的右手掀起了我的校服短裙,拨开了我的内裤…………啊……唔……我缩在被子里,无意识的哼了出来,自己的一手也不知什么时候按在了蜜穴上,手指都深入了两片缝隙中,被湿漉漉的粘液包裹着。蜜穴流出的淫水不仅顺着大腿煳满了我整个下体,甚至可以感觉到床单的一大片都湿润了,我又想起了梁朋的声音:“顾晓薇……水很多……”画面中梁朋把他那根黝黑粗长的鸡巴从我嘴里拿出来,一脸邪笑的问我:“……顾晓薇……我的鸡巴是不是比沉明的大?……”啊,沉明,沉明穿着白衬衫的影子突然进入我的脑海,就好像画面中我衣衫凌乱伏在梁朋腿上,嘴巴上连着口水丝到梁朋的龟头,屁股高高的翘起,而梁朋的手还在裙下内裤中,而沉明突然出现在教室的门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画面……手指一用力,捻到了蜜穴里的那个敏感的豆豆:“啊…………”我长长呻吟一声,快感激烈的传递到大脑中,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抖,脑海里的一切都变成了空白……(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