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2)

作品:淫娃少女顾晓薇|作者:顾晓薇|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21-10-13 23:22:19|下载:淫娃少女顾晓薇TXT下载
  淫娃少女顾晓薇-初中篇(二)作者:顾晓薇2019年12月6日初一下半学期的最后一个月,梁朋如愿以偿的换座位到了我身边,原本我的同桌女生被换到了芸欣旁边,她并不以为意,衹是更加看我不顺眼,她肯定知道了梁朋对于我的觊觎,但她并没有发作出来,隐藏的很好,在同学面前我们俩还是姐妹一般的好。

  而坐到我同桌的梁朋果然不老实,经常趁我不注意用手蹭我裙下的大腿,每次被我打开之后也不以为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我也无法和芸欣说,芸欣肯定会以为我勾引了“姐夫”又来找她炫耀。

  临近着暑假到来,梁朋更加肆无忌惮,有的时候他离开座位会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出去,所以每当他要离开座位时,我都会赶紧站起来让他,但他会加快动作故意用下体顶着我的屁股擦身而过。

  好在最后一个月过去的很快,而且沉明在学期末考试后和我表白,我和沉明正式的开始了交往,每天晚上回家都回电话不断,直到深夜。初次恋爱的暧昧和甜蜜补偿了我被梁朋骚扰的烦闷,不过我没有把梁朋的骚扰告诉沉明,一方面担心他多想,另一方面梁朋狐朋狗友诸多,在学校里宛如混社会的混混一样拉帮结派,如果沉明气不过,肯定会受到他们的欺负……时间很快进入初二的假期,暑假开始之后,芸欣总是叫我出去玩,和梁朋以及班上的那些不爱学习的男生。沉明不喜欢和他们呆在一起,所以就算是暑假,我俩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

  暑假的日子过半,这天,和男友约好了下午去广场吃冰,出门前特意打扮了一番。我喜欢沉明穿白衬衫的样子,沉明则喜欢我穿的一条白裙子,这条白色的背带连衣短裙可以很好的显露我的腿形,我自己也很喜欢这条裙子,尤其是穿着这条裙子的时候,沉明总会假装不小心碰到我的大腿,但脸红又暴露了他的小心思……连衣裙背带长短可调,有风的天气,我就把背带调长,裙摆下端就在膝盖下方,不会走光。而如果和沉明约会的话,我就会把背带调短,露出一小截白嫩的大腿让他饱眼福,他虽然不会像班里其他男生一样早早有了兽慾,但是喜欢清凉的女生自然也是男生的天性。

  就是每次调整很麻烦,两条背带要调整到一样的长度,而且调整的太短连屁股都会露出来,每次出门前都要对着镜子反复的调整。

  调整好后,看到镜中自己穿搭美丽,裙下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再蹬上一双凉鞋,这样子沉明看到肯定喜欢的不行。

  谁知道,刚出门下楼中,就又接到了继姐的电话,她说要我去网咖找她。

  我和沉明约会的愉悦一下消散了,衹好和男友说下午有事儿,晚上一起吃完饭。

  当然我可以选择不去找她,但我知道她肯定会回去和继父碎碎唸我不爱和她相处,不愿意接受他,而继父听了她的告状,难免又要难为妈妈,我不愿意让妈妈受委屈,所以衹能自己忍了。

  打车到了蓝爵网咖,这是梁朋他们最爱来的一个地方,他的狐朋狗友们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比外面的网吧机器配置更好,环境更高档,但是上网的费用也要昂贵一些,不过每次都是梁朋买单,他甚至动不动就包一层的卡座和包厢,算上男生们的饮料、抽烟,开销其实很大,这也是那些狐朋狗友们愿意聚在梁朋身边玩的原因。

  上了二楼,人并不算多,除了班上的男生之外,几乎都没有什么人,今天除了班上的男生之外,很多男生还带了自己女朋友,同班女生汤媛、李莉、董沁也在。汤媛正在被那边玩CS的男生追求,多半是叫出来一起玩,而李莉是汤媛的闺蜜,应该是陪着汤媛来的,董沁的男友是班上学习委员,按理说算是他俩都算好学生,我都不明白董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汤媛、李莉、董沁都是班上的漂亮女生,汤媛性格很外向,长相很好,李莉从小学舞蹈,身软娇小,明眸善睐,今天在座的男生里肯定也有追她的,而董沁则清纯可人温温婉婉,不过已经被学习委员追到手了。

  走到二楼,正在玩游戏的男生们都不由自主的向我行注目礼,虽然手指还在键盘鼠标上,但是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看向我,有几个男生还直接下意识的瞄向了我的裙摆。

  果然,今天为了和沉明约会,裙子有些短,便宜这些学习差的臭男生了。

  我和她们聊了几句,不过不见继姐的身影,梁朋自然也不在,问他们的时候,一个男生一脸淫笑指了指楼上。二楼是卡座,三楼是包厢,刚来时,小涛多嘴说今天蓝爵网咖二楼三楼都被他们包下来了,那梁朋和李芸欣肯定在楼上包厢……不用想也知道,肯定趁着包厢更私密……我整缓步踩上楼梯,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厕所听到的男生对话,岂不是楼下的男生,都知道梁朋在占有了李芸欣之后……还想……操我,现在楼上很有可能姐姐正在被梁朋上下其手……而现在妹妹正打扮的娇艳可人的上楼,彷佛要去姐妹同侍……想到这里我腿不禁一软,彷佛楼下看向我背影的视线里都是淫荡的鄙视,刚刚进门上楼来,男生们对我行注目礼此刻彷佛也饱含深意,不仅是我的美丽吸引到了他们,而是我彷佛就是来奉上自己的一样……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我一边想着一边若无其事的登上了三楼。

  上了三楼,楼道口的几个包厢都空无一人,走到三楼的深处,我发现我想错了,梁朋根本不是正在对继姐李芸欣上下其手,因为我分明听到了前面的一个包厢中,传出了女孩的淫媚又稚嫩叫声,声音正是继姐,短促又婉转,淫靡十足:“啊啊啊……唔……唔……啊……梁……梁朋……梁朋……我……啊……要被……要被妳……干死了啊……啊……唔……啊……”随着我走进包厢,她的娇喘更加清晰,声音也更加不堪入耳。我都能通过她的淫叫想象到她正在承受着梁朋强壮的身躯的撞击。

  “啊啊……要死了……啊啊……啊……要……要……被妳……干……死了……啊呀……”“……轻……轻一点……啊啊……唔……唔……啊……人家的嫩……嫩……逼……都要被妳操烂了……啊……”我不由自主的走近包厢,发现可以听到如此清晰一方面是芸欣她肆无忌惮、毫不压抑自己的淫叫,另一方面是包厢门竟然没关!

  “啊啊……啊……啊……呀……顶到最……最里面……啊……唔……梁……梁朋……梁朋……要被妳弄死了……”此刻我脸红气粗,膝盖不由自主的紧紧夹在一起,听着继姐的浪叫,完全可以想象出正在读初中的她正在被一个比她大两岁的强壮男生干的死去活来。我隔着裙子按着自己的两腿中间,双腿微微颤抖,虽然听到了她的叫声可以想象出她愉悦的样子,但是我竟然有些好奇真正的场景和画面……我扶着墙,拖动着自己微微颤抖的双腿,贴近包厢门口,完全敞开的包厢门将里面的样子忠实呈现。一张红色皮沙发正对着门口,而皮沙发上继姐芸欣浑身赤裸不着半缕,M字腿完全敞开,她白的晃眼的娇躯上面,身材极为粗壮黝黑的梁朋正节奏快速的挺动抽插……芸欣弓着背躺在沙发上的,屁股正对着我高高的顶起,私密羞耻的双腿敞开承受着梁朋的撞击,而梁朋则蹲在沙发上,用力往下坐一样的插入,他那根巨大的黑粗阴茎真容终于显露在我眼前——天呐!好粗!

  每次梁朋用力坐下去,那根黝黑的巨物就快速没入阴户,而他两颗硕大的睾丸则重重的打在芸欣白嫩光洁的屁股上!

  每次梁朋坐下去的时候,少女伸出的双腿就跟着绷紧,大腿紧紧夹着梁朋的腰,小腿随着梁朋的抽插不停着抖动,洁白的小脚在空气中晃动,画面淫靡之极,而她也不停的发出愉悦的浪叫。

  “啊……这个……这个姿势……要被……要被干坏了……干……到……最里面……了……啊……唔……”“……开着……开着门……要被……他们看到了……啊……唔……要死了……”梁朋嘶嘶的喘着粗气,背对着门口,毫不怜惜的用力插入,彷佛要把身下的美人干死一般,每次他的肉棒没入芸欣的淫穴,都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而睾丸撞击在她屁股上的声音,则发出啪啪啪的响声。芸欣一定被干的很爽,因为她流了很多的淫水,屁股上、大腿根部,布满了反光的水泽,整个屁股光泽发亮,更多的淫水都顺着屁股流到了皮质沙发上。

  “……老子干的爽吗……臭婊子……”“啊……啊……我不是……婊子……我……啊……干的……干的爽……好爽……要死了……”“流了这么多骚水能不爽吗……喜欢老子的鸡巴吗……李芸欣……臭骚逼……干死妳……”站在包厢外,此刻甚至都能问道性器交合弥漫的淫靡味道。

  “啊啊……喜欢……喜欢妳的大鸡巴……大鸡巴要干死小骚逼了……”芸欣实在是太不知廉耻了……多么粗俗的字眼都能肆无忌惮的淫叫出来。

  而彷佛被芸欣淫词浪语所刺激,梁朋的动作更快更粗暴,“操……骚货……水真他妈多……顾晓薇水肯定比妳还多……操完妳就去操妳妹……”“……唔……唔……啊要被干死了……顾晓薇肯定也是个骚货……操死她……啊……操死她……”芸欣已经被梁朋干的语无伦次,嘴里不断的吐露着下流的词语,听到梁朋说“操完妳就去操妳妹”的时候,我感觉下面一热,好像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啊……要不行了……射给我……啊……要死了……射给我……”芳名在外的继姐芸欣此刻像婊子一样,竟然在祈求梁朋!

  梁朋的动作进一步加快,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我衹能看到他的屁股不断的抬起、压下,推送着他那根巨物在继姐的阴道里快速的没入、拔出。

  他又抽插了十几下,重重的抽插混合着肉体交合碰撞的水声,接着身体紧紧的贴到芸欣的身上。

  “操……骚货……水太多了……操死妳……操……操……操死妳!啊啊……射了……”黝黑的男性屁股紧紧的压着雪白的圆润臀瓣,颤抖着把精液全都射到了芸欣的体内……“啊……射给我……啊……好……烫……好多……”看不见芸欣的表情,但她此刻面孔肯定淫荡无比!

  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梁朋的睾丸和阴茎不断的抖动……遭了,他们结束之后要是发现我在这里……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心跳瞬间加快,匆忙间环顾左右,不远处有一个门没上锁的空包厢,我赶紧轻步挪动进去,移动间已经感觉到下面粘腻湿润,有些凉飕飕的。

  悄悄进入没开灯的空包厢,轻轻的关上了门。这个包厢布局和其他的一样,一张皮质大沙发,四台电脑和四张高背软垫椅。我坐到一张高背椅上,陷入柔软的垫子上,慢慢平缓了情绪摸了摸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脸烫的要死。并且注意力全都放到了隔壁包厢里的动静上。

  “啪”的一声响,像是梁朋打了一下芸欣的屁股。

  “骚货……跪着……”梁朋竟然刚刚射完精还可以马上再要,这样的慾望果然可怕,怪不得女生们说高年级学姐都吃不消他的身体……“……下面要被妳弄烂了……跪着就跪着嘛……就喜欢这样弄人家……”芸欣舒服和愉悦的声音充满了臣服和媚态。

  最新找回很快,啪啪啪清脆带着水音的肉体撞击声和芸欣的淫叫又回荡起来。

  暂时安全了,我放鬆心防,可自己的情态却抑制不住……我坐在椅子边缘,有些紧张,又迫不及待的把白色连衣裙的下摆提起来,束到腰间,两条腿分开担在椅子的扶手上——就如同刚刚芸欣被梁朋淫辱的姿势。

  空调微微凉风吹到,清楚的感觉到大腿内侧已经被粘液煳满,心里的羞耻情绪高炽,白色的内裤已经完全湿透,贴在阴户上腻歪不已。

  感觉脸都烧红的我,静下来听了片刻,这个包厢非常安静,而隔壁还在不停的传出恼人的声音。于是闭上眼睛紧闭齿贝缓慢的拨开内裤,把手指伸进了自己已经彻底湿透的小穴里,没有料到的是,指节毫不费力的没入柔软的穴中,而下体传来的快感像电流一样,激的我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发出了羞耻的闷哼。

  很快随着快感不断冲击着心灵,内裤成为了手指最大的阻碍,湿淋淋的内裤总是摩擦着手指,让我分心。于是我大胆的并拢双腿,把内裤完全脱掉,湿漉漉的内裤团起来扔到旁边的椅子上,继续不知廉耻的自慰。

  而下体传来的反应越是强烈,我内心的羞耻和兴奋也就越高涨,清纯的幼女校花竟然听着自己姐姐和男生的交媾的声音而自慰,让那些追求、喜欢我的男生们完全想象不到吧。

  手指在柔嫩的穴中浅浅的进出,指节不断的搅动着粘液,更多的淫水被手指从我的蜜穴中带出来,慢慢的我的手指、我的手掌里都是自己下流的淫水。

  耻丘被淫水煳满,没有阴毛的阴户挽留不住不断分泌的蜜汁,淫水顺着大腿和屁股流到了垫子上,很快连屁股下的软垫都浸湿了。

  虽然此刻没有人在注释,但双腿完全敞开,M字腿露出整个阴户的样子,一定淫荡极了,两条修长雪白的双腿沁出了香汗,暗光下都显得那么晶莹玉润。阴户充血更加饱满,被淫水浸透之后的阴户鼓鼓涨涨,像白嫩的小馒头,这一定能让那些男生发狂吧。

  我的一衹手在蜜穴里搅动抽送,另一衹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深入到连衣裙里,开始无意识的捻动这胸前无比敏感的乳头。双重的快感让淫水不要命的流出来,我想到“贱货、婊子、骚逼”这样的词来形容我现在的动作,可快感是不骗人的,生理的愉悦让我无法停下现在的动作。

  两衹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我甚至要喊了出来……因为我想要高潮,最高最多的快感来终结我现在羞耻的自慰,可正当那个感觉将要袭来,我的双腿都快要感受到高潮的痉挛而微微颤抖的时候,才发现隔壁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歇,瞬间让我从自慰到意乱神迷的状态变得清醒,紧张的听着隔壁的动静。

  “……啊……今天弄了人家三次了,还射这么多……”芸欣疲惫又淫靡的声音有气无力。

  “今天水好多啊,臭骚逼,给我清理下。”梁朋的声音也喘息不已。接着就是咕叽咕叽的声音,芸欣发出“呜呜呜”的声响,估计毫不嫌弃的含着梁朋的阴茎用自己的樱桃小嘴为他清理着交合产生的淫水、精液、汗水。

  “上次教的好,今天舔的很干净,妳先和汤媛李莉她们去皇朝开包吧,我和钱彪他们一会过去。”一阵悉悉索索,两人又腻歪了几句话,芸欣应该是穿好了衣服,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包厢……也不知道楼下的男生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待传闻中的初二女神。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芸欣下楼肯定会知道我已经上楼,可我又没有去包厢找他们……怎么办?

  正当我思索的时候,一阵脚步传来,我身子完全不敢动,甚至不敢将M字腿合拢起来,生怕发出一点声音。此刻如果有人进入到这个黑暗的包厢,看到纯情校花顾晓薇竟然淫荡的张开雪白的双腿,M字腿呈现在空气中,裙摆提到腰间,脸上还带着酡红……不是高跟鞋,不是芸欣的声音……没想到没过多久,又听到了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像是女生扶着电脑桌,一边承受着交合一边让桌子发出牙酸的声音。

  女生声音柔柔弱弱,一边被梁朋侵犯,一边压抑着自己的闷哼。

  梁朋彷佛野兽一样不知疲倦,撞击着女生的玉臀的力道又重又快,肉体的撞击声清脆的回荡。

  “啊……疼……不要……”女生吃痛的呻吟出来……这声音好熟悉……“奶子这么敏感啊,操,下面湿成这样了还装清纯。”梁朋毫不顾忌女生的反映,肯定继续肆无忌惮的揉捏女生娇嫩的乳房,让女生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中夹杂着痛楚。

  和芸欣有些放浪的淫叫不同,梁朋身下侵犯的女生不敢发出明显的叫声,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喘息,断断续续的小声呻吟嗯嗯啊啊,反而更激起了梁朋的淫慾,不断的用肮脏下流的字眼去刺激她。

  “是不是我的鸡巴比他的大,能感觉出来吗,小骚货,下面水流这么多肯定是感觉出来了,被大鸡巴操感觉怎么样啊……”“啊……唔……唔……嗯……啊……嗯……唔……不……不……不要……不要继续……说……说这些……”女生羞耻的反抗着梁朋肉体和精神的侵犯。

  “董沁,刘伟知道他女朋友不和他约会跑来这里小逼挨操不?”“……唔……啊……求……求……求妳……啊……别说了……啊……”竟然是董沁!刚刚在楼下见到董沁我还有些奇怪,明明和学习成绩特别好的刘伟处对象,今天却在这里,有些格格不入,原来是被梁朋召来发泄淫慾。四班的漂亮女生多,有好事的男生起了一个花名,把我、李芸欣、李莉、董沁和林楚排了一个五朵金花,也有外班男生叫四班五美的。董沁性格很好,看起来就是文学少女样子,说话轻声细语,外表清纯文静,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沦落在梁朋的魔爪中。

  而且董沁是有男朋友的!

  董沁压抑着自己的呻吟,但很快,随着梁朋的作弄,文静少女的呻吟声也有了更多的淫荡的气息。

  “唔……啊……啊……啊……嗯……”董沁压抑着的呻吟,比起芸欣的浪叫,更添一份诱惑,连我都觉得听着她不情不愿的呻吟声,下面的蜜穴更加潮湿起来。

  “沁沁好骚啊,穴里好软,操的好爽啊”梁朋肆无忌惮的亲切的称呼着董沁,此刻不消说董沁肯定脸色也是羞耻的发红。有男友还被梁朋肆意侵犯着肉体,心理肯定是难过之极。

  “唔……嗯嗯……啊……唔……啊……啊……不行……要……要尿了……”董沁细声的淫叫突然急促起来。

  “这么快就高潮了,骚沁挺敏感啊……”梁朋得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啊……唔……啊……嗯……干……干嘛……”董沁的呻吟声突然减弱。

  “求我啊,求我就插进去……”原来梁朋趁着董沁意乱情迷之极,抽出了自己的阴茎,开始折磨身下的少女。

  “唔……啊……别这样……”少女的声音带着哀求。

  “求我……求我就行”梁朋的声音得意洋洋。

  “求……求……求妳……”少女最终还是屈服。

  “求我干啥?”梁朋竟然还不满足。

  “求妳……弄……求妳……进来……”董沁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说,求我的大鸡巴操妳的小骚逼。”梁朋的声音彷佛不可抗拒。

  “……唔……求妳……的……大……大鸡巴,操……操……我的……小骚逼……”羞耻的少女说道后面声音极为微弱,背着男友被其他男生侵犯还要主动祈求被插入,实在是羞愧难当。

  “啊……”话音未落,董沁突然迸出一声细弱的哀鸣。肉体撞击的声音激烈的响了起来,梁朋在心理上折磨够了董沁,击穿了她所有的心理防线,得到了臣服于自己满意的答桉,突然插入了少女柔嫩的蜜穴。

  “啊啊……啊……疼……啊……”董沁身材柔弱,白白嫩嫩,怎么能承受住梁朋那样体格,那样尺寸阴茎的蹂躏。

  “啊……啊……要……要……不行了……啊……”梁朋此刻肯定也舒爽无比,撕扯着喘息“我……我的鸡巴大还是……刘伟……的大”“刘……他……没……没碰过……我……啊啊……呀……啊”董沁的声调渐高,少女的呻吟充满了诱人的情慾。

  “操……还是……妳的逼嫩……啊……爽”梁朋肆无忌惮的用下流的字眼侮辱着董沁。

  “啊……要……不行了……要尿……要尿了……”又被梁朋快速抽插了一会,董沁的呻吟声又变得细高,少女的声线中带着愉悦又急促的音调。

  “啊……啊……”董沁突然叫出了声,而紧跟着梁朋也低吼一声,两人的声音隔着门板都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等我反映过来这是梁朋今天第三次射精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恢复了自慰,两根手指都陷入了泥泞的蜜穴,耳朵都发烫,浑身细汗,不仅双腿间黏腻不堪,整个身子都变得软软的黏黏的。

  董沁哀求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下次……弄到里面前……求求妳带上避孕套好吗……”谁能知道平常在班级上甚至年级里都名列前茅的刘伟,自己备受羡慕的女友竟然被梁朋不带套内射,刘伟虽然学习成绩不错,但是性格却睚眦必报,如果被刘伟知道了,董沁肯定名声肯定从纯情文艺少女,四班五美变成出轨的烂货、公共厕所什么的。

  “妳怀孕我又不是没钱给妳打胎,来,在楼道里刺激”梁朋满不在意,一阵脚步声,可以听到梁朋把董沁拉到了楼道里。虽然现在这层楼里应该不会有人,而梁朋的狐朋狗友或者小弟们,肯定也不敢上来,但是对于董沁来说现在肯定是衣衫不整或者赤身裸体的出现在走廊上,内心的羞耻和恐惧肯定是难以抑制的。

  “求求妳……妳说……要……操……操我……我也来了……不要在走廊……被人看到……我……就没脸活在了……”董沁的哀求都带上了哭腔。

  “走廊里多刺激,妳的逼那么好看,让别人看看也没啥……”梁朋完全不在意董沁的想法,反而嘴里蹦出更粗俗和肆无忌惮的字眼。

  “跪在地毯上……”“腿分开点……屁股翘起来,腰沉下去”梁朋的声音不容拒绝,“啊……别……那里……疼……”肯定又对董沁敏感的乳房开始了蹂躏。

  此刻门外,在网咖的走廊里,柔软的地毯上,皮肤白皙的董沁肯定像一条少女犬一样,跪趴着,分开双腿,雪白的臀丘翘的高高的,胸前一对嫩乳垂下来,被梁朋肆无忌惮的玩弄着。

  很快,董沁细嫩的呻吟声又从门缝间挤了进来,和刚刚相比,声音明显更加颤抖——在走廊上羞耻的姿势下,被其他男生侵犯,肯定是充满害怕的。

  我正想到如果被刘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我身子凝固了瞬间,这个声音门外的梁朋和董沁肯定听到了,持续不断的铃声打破了淫靡的呻吟声!我下意识的拉下腰间的裙子,放下双腿,脑海里一阵空白,心里紧张万分的同时,又衹能赶快接起电话。

  一边竖起耳朵听着走廊的动静,一边按下通话按键,屏幕上是李芸欣的名字,我装作睡意沉沉的样子,开口道:“喂……姐……怎么了……”李芸欣的声音有些尖细的传了过来:“妳在哪呢,在蓝爵呢吗?怎么没找到妳?”我声音含含煳煳的道:“我有点困,没玩游戏,找了个包厢睡了一会,昨天晚上和沉明打电话太晚了,今天太困了。”李芸欣的声音愣了一下:“妳在三楼包厢?在哪个包厢睡了啊……妳……一直在睡?……算了,妳赶紧来皇朝吧。”说罢就匆匆挂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的手还没放下,就听到门突然被推开,然后马上灯就亮了。

  我起身回头看,正是梁朋,我赶紧继续保持睡意朦胧的样子,摇了摇手机:“刚睡着了,我姐找我来着……怎么了?”梁朋衬衣塞在裤子里但很凌乱,脸上阴晴变化了一会,走进来半步,黝黑高大的个头俯视充满了压迫感,盯着我看了一会,从头到脚扫了一遍,让我生怕我衣衫凌乱让他看出什么。不过很快他顿了下,似乎有些恼怒,应该是享受董沁的时候被打断的不快,声音很重的说:“那妳赶紧去皇朝吧,妳姐他们已经过去了。”“哦……好,我现在过去。”没敢和梁朋继续对视,我攥着手机赶紧起身,逃也似的走出了包厢,谁知道起身的时候还有些腿软,踉跄了几步,走到走廊上不经意间看到梁朋包厢里,露出一个雪白的屁股,正在提起裙子——是董沁,果然刚刚在走廊上少女一件衣服都没穿被梁朋玩弄。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快步离开了走廊走下楼,楼下的女生已经不见了,男生们倒是还在玩游戏,我没有停留,很快就离开了蓝爵网咖。走到一楼,强劲的空调风吹的我打了一个寒颤,才发现刚刚出了满身的汗,汗津津的让裙子都贴在了我的身子上。

  突然裙下的凉意让我反映过来——我的内裤!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