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3)

作品:淫娃少女顾晓薇|作者:顾晓薇|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21-10-13 23:22:19|下载:淫娃少女顾晓薇TXT下载
  淫娃少女顾晓薇(三)KTV里的淫液2019年12月16日在网咖的一楼,为了应对夏季的烈日,空调开的很足,凉爽的冷气打在脸上,并没有让人觉得舒服,反而让我打了一个寒颤。脑海中刚才发生的春宫画面和芸欣、董沁的娇媚呻吟全数不见,现在衹剩一片空白。

  在家里自慰时,常常在意乱情迷的时候思绪迟缓,往往要缩在被子里良久才能变得清醒,恢复到正常的感知。而刚才由于电话突然响起,正在潮韵中的我下意识的就拉下了裙子,没有应对几句话就逃也一样的离开了,紧张到不知所措,却忘记扔在另外一张椅子上的内裤!裙下真空快速离开了现场。

  可我现在再折返回去……如果被撞到我回去拿取椅子上的内裤,岂不是自投罗网……可如果被梁朋看到椅子上的内裤,该怎么办!此刻脑海里浮现出梁朋似笑非笑的面孔,充满征服意味的眼神里彷佛看穿了一切。

  而且如果梁朋选择继续在走廊上侵犯董沁满足他的兽慾,那么我一回到三楼就会撞见这个场景……对!他在我走之后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回到那个包厢,继续刚刚未完成的淫辱,一定不会注意到的!

  这个想法有些自欺欺人,但按照梁朋刚刚表现出来的的邪慾,他一定不肯定善罢甘休,或许他真的不会继续在那个包厢停留,快速的打发走我就是为了继续折磨董沁,是的,一定是这样。

  我整理了思绪,平复好心情心里有了筹划:皇朝KTV就在蓝爵隔壁,等到梁朋董沁以及其他男生都到KTV的时候,我再悄悄回到这里,如果那个包厢没有人,就把内裤拿到……我正有些发呆式的在网咖的入口思考,突然身前一股熟悉的香水味道,芸欣推门,急匆匆的走进来,一看到我,神情怪异的道:“妳……妳怎么才下来,走吧,赶紧过去啊,我们都唱上了”“啊……我……啊……好。”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和继姐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些不自然的错开了,但我知道不能再显露出奇怪的样子,衹好继续装作小睡后的迷煳,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她离开了蓝爵,走到了隔壁的皇朝KTV。

  “皇朝量贩式KTV”这是市里最新开的KTV,装修最豪华,不同包厢甚至都有主题风格,学生情侣间皇朝KTV算是最好的私密约会场所。

  步入到KTV中,和外面夏日明亮的天气不同,暗沉的灯光下交织着不同颜色的霓虹,传递着KTV中专属的暧昧气氛,重低音的音乐和鬼哭狼嚎式的歌唱在走廊里回荡。

  我若无其事的走在芸欣身边,反而心下有些小窃喜,这么暗的环境下,即便是裙下没有内裤,也肯定不会被人发现……如果要那帮男生知道我裙下空空的话……天呀……推开包厢的门,吵闹的音乐一下子冲了出来,现在包厢里面都是女生,正嘻嘻哈哈的唱着周杰伦的新歌。这个包厢应该是皇朝最贵又最大的包厢,充满了浮夸的豪华装修风格,金箔贴墙,还有欧式立柱,除了包厢里最基础的长条大沙发之外,还有带着圆凳的小吧台、酒柜、甚至独立的卫生间。

  芸欣一回到包厢里,就变身麦霸,开着点歌,一首接一首的唱,昏暗的环境下女生们都在嘻嘻哈哈的不知道聊什么。我则坐到小艺身边,不动声色的调整好裙子,避免屁股……甚至阴户贴到不干净的沙发上,然后拿出手机,开始和沉明短信聊天,说很快就结束,晚上继续甜蜜的约会计划,甚至都想好要看什么电影来补偿。

  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会,脑子里不时闪过下午的画面,不由的身体又变得酥酥麻麻,下面也觉得凉凉的,肯定是蜜穴又分泌出了恼人的粘液……在封闭的环境里,时间彷佛过得特别快,几个女生都各自唱完了自己想唱的歌,连我都点了几首歌唱,满桌的零食和饮料,让人变得放鬆下来。

  我刚收起手机,准备拿一瓶绿茶喝,包厢的门则被推开,男生们莽莽撞撞的都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梁朋。不知道为什么,在昏暗的环境下,他一眼就对上了我,而我则身体一颤,眼神赶紧瞥到一边。

  “难道被他发现了?”我身体僵了起来,彷佛下体裸露的样子已经被他看穿。

  不过梁朋的视线没有在我脸上停留很久,走到芸欣身边,当着众人的面和她搂抱在一起,黝黑的脸贴在芸欣白皙的脸庞上,肆无忌惮的亲吻,还故意发出舌头戏弄的声音。

  “哎呀,讨厌……这么多人呢……”芸欣满脸通红的推开梁朋,梁朋也不以为意,仍然是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搂着继姐环看着屏幕上的歌词字幕,不时还在她耳边说点什么。

  男生们刚进来,都在点歌和抢麦克风,沙发变得拥挤起来,我身子一陷,是一个男生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我赶紧把裙子又往下拉了拉。

  过了一会,门又推开,正是穿着黄色吊带和牛仔短裙的董沁,董沁也若无其事一脸笑晏的样子,和女生们打了招呼,还和我不自然的聊了一小会儿。

  董沁一定担心被梁朋淫辱的画面被我看到,但她又无法确认,衹能勉强堆出笑脸,和我聊一些口水话题。我有点心不在焉的看着董沁精致的小脸,心里想的则是眼前的少女是什么时候落入梁朋的魔爪的。

  人都到齐之后,男生们比女生积极多了,当着漂亮女生的面,都在不停的献殷勤或是表现自己,他们一进来,就点了许多酒,梁朋还开了一瓶XO,兑着绿茶给每人都分了一杯,啤酒也替换掉了刚刚的碳酸饮料。

  唱歌的在唱歌,聊天的在聊天,汤媛也在众人的起哄下,和那个正在追求他的男生唱了一首《广岛之恋》,气氛都有点暧昧了,两人也坐到了一起,虽然初中的男生女生们自然不会像梁朋和芸欣那样搂搂抱抱,但是即便是胳膊的摩擦,肌肤的触碰,都会让人心心跳加快。

  时间逐渐流逝,大家都唱的嗓子有点嘶哑了,于是芸欣提议玩游戏,真心话大冒险,谁不愿意做或者不愿意吐露真心的,就罚酒一杯。这个提议梁朋和男生们都热烈相应。大家用空酒瓶在包厢的茶几上旋转,对准谁,谁就要应对,可以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男生们玩这个自然不怀好意,最开始的问题都是问在场的女生们有没有交往过男朋友,如果没有的话,喜欢什么样的男生,而如果交往过,交往过几个男朋友这样无聊的问题。

  女生则喜欢用大冒险惩罚男生,什么去旁边包厢唱一首歌之类的,很快大家游戏做的越来越热烈,而反过来每个人都喝了不少的酒,连我都不知道喝了几杯XO兑绿茶,因为他们老是爱问我和沉明的事儿,例如有没有拉过手、亲吻过什么的,很多问题我衹好红着脸选择喝酒应付。

  随着酒精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包厢里的气氛也更加粘稠,男生们的提问更加露骨了起来,梁朋甚至故意问芸欣,还是不是处女……这种明知故问让芸欣更是无地自容的羞恼,但这种话让女怎能当众回答,于是衹好身下怪异的敲打着梁朋,然后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我虽然也喝了不少的酒,但脑袋还算清明,旁观着梁朋肆意的笑脸,心里知道,梁朋肯定没有和芸欣认真做男女朋友的打算,在梁朋眼里,芸欣不过是漂亮女生中最容易得手的那一个……不过是个玩具罢了。

  正愣神间,突然大家都起哄式的看向我,桌子上的啤酒瓶正指向我,原来轮到我回答问题或者是大冒险了,抬起头,梁朋一脸邪笑的道:“……都问完了,就差咱们的班花儿了……顾晓薇妳还是不是处女啊……嗯?”这句话直抵我的内心,我愣了半晌,回忆中的画面让我身体一僵,反映过来我停顿了太久,连忙小声回答到:“啊……当然……是了。”我自己听出了自己回答的不自信,但男生们和其他人自然是以为梁朋的问题太过于下流,而我羞于出口而已。

  梁朋听完我的回答,脸上的淫色毫不掩饰,贪婪的目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继续旋转酒瓶,而已经被气氛笼罩的大家也没有多心,继续着有些暧昧的游戏。

  男生对于给女生灌酒彷佛有着天然的使命,总是变着法的打擦边球,迫使女生们不断红着脸喝下麻痹神经的酒精。原本我还提防着梁朋灌醉我,没想到,芸欣竟然是女生中喝的最多的一个。

  一个男生被惩罚去隔壁包厢抢一瓶酒喝,大家都去围观见证,包厢里衹有喝的晕晕乎乎,已经斜依在沙发上的芸欣和我。我因为裙下真空,不敢明显的行动,总是推脱自己累一直没有起身,躺在沙发上也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空调的凉风让我从浅浅的打盹中醒过来,记起晚上的约会,我抬腕看表,已经快六点多了,此刻正是没人的时候,我打算趁此时分,回到蓝爵三楼的包厢,取回我的“罪证”。

  我做好心理准备,起身离开沙发,没想到身体一阵摇晃,酒精的影响下,大脑彷佛没有办法清晰的控制好身体,好在没有喝醉,不像躺在沙发上的芸欣,此刻已经睡的没有了意识,连裙下露出一大片白腻都没有察觉。

  我把裙子又拉低了一些,快步走出了KTV,来到外面,盛夏的夜晚仍然闷热,不过自然的清风吹到脸上,倒是让我更清醒了一些。虽然脚步有些踉跄,但是我还是能让微醺的自己,走起路来不至于歪歪斜斜。

  回到蓝爵网咖,傍晚时分,一楼的人比中午更多,而走上二楼,价格更昂贵的卡座区则衹有寥寥几人。

  走上三楼,我心情有些轻鬆,走廊两旁的包厢都是黑着灯,几乎都没有人。我呆着微微的醉意,走在三楼柔软的地毯上,凉鞋陷到地毯上彷佛都没有踩到实处。想起来下午董沁正是像一条美女犬一样,屈跪在走廊中,被梁朋侵犯,想到这里我又觉得自己的脸烫了起来,梁朋明明衹是比我们大两三岁的男生,在那方面真是没有下限,花样百出,邪慾无穷!

  走到下午躲藏的包厢门口,我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包厢门半掩,而里面正是漆黑一片。我按下心中的喜悦,推开了门,摸索着门口的开关。

  灯“啪”的一声打开,而我的心却突然一跳,看到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梁朋正半躺在沙发上,裤子都脱到小腿上,两腿大喇喇的敞开,胯下的阴茎怒涨着挺起,而他的手正抓着我的内裤在他的阴茎上套弄!

  四目相对,我惊慌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一切,刚刚生起的喜悦瞬间转变为惶恐和无力,身体彷佛被抽走了力气,我软软的靠在门口,想要扭头逃离,但双腿像踩在泥沼里无力拔出。

  “哦……”梁朋的眼神中充满了猜测得逞的笑意,一边慢条斯理的用我遗忘的内裤套弄着那根丑陋的巨物,一边好整以暇的打量着我。

  最新找回我下意识的想要避免直视他的胯下,虽然那根黝黑的阴茎难以避免的进入我的眼帘,酒精的遗留让我的神智略微模煳,但我还鼓起勇气向他开口道:“还给……我……”“清纯的班花竟然不穿内裤去唱K……啧啧啧……”梁朋没有回应我的请求,反而说起来我裙下真空的状态,让我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我没有办法反驳这,羞耻的心理搅动着我脆弱的自尊心。

  “要是把这条内裤给沉明,妳说他能认出来这是妳的内裤吗?我要说我操完妳,妳把内裤忘在我这里,他会怎么想啊”梁朋又提出了一个可恶的假设。

  “他不会相信的!”我下意识的反驳道,虽然没有和沉明有过突破限制的接触,但沉明肯定有意无意中,看到我裙下风光,这条白色的内裤他或许看到过,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并不希望沉明听到梁朋对我的一切描述。和梁朋这样肆意玩弄女生感情、肉体的男生有关係,本身就是一件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

  梁朋左手没有停止拿着我的内裤套弄,而又手则抓起手机说道:“那我现在叫他来?”“不要!”我着急的阻止他,如果沉明此刻真的来到这里,我裙下的内裤在梁朋手里……不……在他阴茎上的事实根本不容我辩解。一想到在沉明用看着水性杨花的女生的眼神看向我,我顿时失去了力气。

  梁朋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右手拍了拍沙发……“我不会让妳……得逞的,就算现在这样被沉明看到了也不会的,妳别想通过……”即便是酒精干扰着我的意识,但我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梁朋那强烈的觊觎,不过即便是这样的威胁,我也不会屈服,哪怕被沉明误会,我不会变成像芸欣那样对自己身体毫不自爱的女生。

  梁朋果然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邪笑起来,“放心,今天妳姐和董沁伺候的我很爽,今天不会把妳怎么样的……”“妳衹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把内裤还给妳……要么我就射在这条内裤上,把内裤给沉明。”啊,如果沉明收到了布满精斑的内裤,还被梁朋告知内裤的主人就是我,他一定接受不了这样的羞辱。高年级学姐和梁朋开房后的细节传的全学校都有声有色,而芸欣和梁朋在一起之后,不少女生都在背后说她水性杨花、不自爱,甚至传言芸欣很早就不是处女,已经和多少个男生做过爱云云。如果一个女生成为这样情色传闻的主人公,任何男生都难以不做异想。

  我倚着门口,平复下慌张的心跳:“妳说吧……什……什么条件。”梁朋快速答道:“这个暑假和妳姐出来玩,妳必须每次都穿超短裙,而不能穿内裤。”什么!竟然让我在暑假和他们这些淫魔男生出来玩的时候,不可以穿内裤!

  “如果妳做到了,我开学就把这条内裤还给妳……如果妳不同意,我现在发个短信,看沉明过来要多久……”“我答应妳!”听到梁朋又用男友来威胁,我来不及细想,醉意上涌,下意识的打断了他可恶的声音。而梁朋听到我应允,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令人厌恶的神色,那是阴谋得逞的满足。

  觉得自己受到威胁过于快的屈服,并不愿意让他看低,我紧接着义正言辞的补充到:“我衹答应妳这个,如果……如果妳想别的,我就告诉我姐!”我意图用芸欣来警告他,不过或许连芸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对于梁朋来的重要性。

  果然,梁朋不以为意的嗤笑一声,停下了套弄,任由胯下的阴茎在空气中跳动,他的瞳仁里映着淫荡又贪婪的精光,死死的盯着我的大腿:“……裙子再提高一点……”我身体微微颤抖,听到这句话不知道该做什么,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

  “裙子再往高提点我看看……”梁朋的声音越发的不容置疑起来,而他手的动作又继续了起来,黝黑粗大的阴茎被我的内裤包裹着,肯定已经沾染了腥臭的味道……而尺寸有些惊人的龟头已经发青,分泌出的粘液水渍让整个龟头油亮。

  或许是酒精带来的意识迟缓,我忍着心底生起的羞怯,害怕的低下头把裙子的背带调短,让裙摆升了几寸,露出的大腿更多,后面也感觉到裙下的凉气更加直接的吹到屁股上。

  “再高点!转过身去!”“妳……”我激恼的抬起头盯着梁朋,没想到我看到了一双噬人的眼睛,他黝黑的脸上神色有些狰狞,套弄的速度加快。

  我一哆嗦,迟疑的转过身去,手指发软的继续调整背带,把背带抽短,让裙子继续提高……可是,即便是同一条裙子,这样的裙摆高度根本不像学生打扮,我沿着裙子的下摆往下探手,很快就摸到了自己的大腿根儿,这岂不是一弯腰屁股都会露出来!我背对着梁朋,身子微微前倾,这样的姿势他或许已经看到了我的屁股。

  “嗬……再提起来点,弯下腰!”什么?还要弯腰……那岂不是整个屁股……甚至私密的地方都要被他看到了。脑海里闪过理智的抗拒,可听到他不容置疑的口气,我却下意识的弯下了身子,还不由自主的沉下了腰,彷佛故意把屁股翘起来给他看一样。

  意识到自己竟然在继姐的男友面前做出了如此羞耻的姿势,自己的私密处和臀瓣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双腿紧紧夹着,身子微微颤抖。衹好逃避式的看着走廊三楼的入口,期待不会有人看到这个场面。

  “……顾晓薇……妳……真……他妈……骚……”梁朋的套弄更加快速,他喘着粗气,肯定在仔细的欣赏……不……视姦我的屁股,一边用我的内裤套弄着阴茎,一边嘴里蹦出了羞辱我的字眼。

  而听到这样的话,我发现到下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湿润,阴户感到潮湿的凉意……该死,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身体变得不听使唤,而意志也变得薄弱了起来。被梁朋肆意视姦着自己的屁股和蜜穴,竟然分泌出更多的粘液,而双腿也交错起来夹的更紧了……身体越来越烫也越来越敏感,甚至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下体在流出什么液体,从温暖的蜜穴中分泌出来,浸润透了耻丘和阴唇,然后在穴口积满了羞耻的粘液,随着双腿的磨蹭,让大腿内侧都沾染的湿漉漉的。

  “我就说……唔……妳水多……真骚啊……”努力的抑制着自已的羞意和潮韵,想让自己清醒一些,摆脱这个淫靡的环境,但脑海里却闪出了下午眼前看到的春宫和那些羞人的呻吟声,彷佛自己是芸欣、董沁之后的猎物,即将要被梁朋那尺寸夸张的黑粗肉棒所淫辱……酥麻的感觉从蜜穴遍布全身,电流一般的感觉直抵内心,更加让人站立不安,衹能膝盖夹紧,小腿绷直,交错着扭动着双腿来抵抗这种韵潮。此刻在梁朋的视角看来,一定是雪白浑圆的臀瓣和少女稚嫩细长的大腿彷佛想要引出着他心底的邪唸一样,不停的扭动变换着诱人的姿势。

  我想要闭上眼睛,可害怕这是意识放弃抵抗的开始,想要直起身子,停止这样羞耻下贱的姿势,缺突然听到三楼入口处传来了脚步声。凌乱的脚步声很快从楼梯口到了走廊上,我都看到了几个人正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

  而此刻的我探身沉腰倚在包厢的门口,裙子被提到最高处,裙下的屁股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如果他们走到近处,一定会被看的清清楚楚。我下意识正要立起身子躲避,却被梁朋打断:“老子正爽着呢,别动!”几个人越来越近,他们有些奇怪的看着探出半个身子的我,视线中都是探究,而感受到他们的视线,我的内心却突然生起了复杂的刺激的感觉……莫名的情慾突然袭来,迭加在被梁朋视姦屁股打飞机的羞耻感上,竟然产生了一丝快感。

  如果被陌生人看到穿着白裙的细嫩少女,脸色带着酒醉后的酡红,在网咖的走廊里,提高了裙摆,毫无廉耻般的露出下体,任由身后的恶少看着自己的臀丘一边意淫一边打飞机,不知会怎么他们的眼神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眼看着一行人越走越近,即将被看到一切的我,大脑里的羞耻也愈加旺盛,心里痒痒的产生了刺激的感觉,下体被看到竟然让我有了快感,竟然有了激动和渴望,我不禁被自己的想法羞愧到要晕过去。

  再……再走近一步……赤裸的下面就要被看光了!

  身体彻底僵住,我有些认命式的闭上了眼睛,看吧,被看到赤裸的双腿和屁股也没有办法了……羞耻和刺激交织的快感,酥麻的遍布全身,我竟然没忍住呻吟了出来:“嗯……”而就在这时,听到身后梁朋闷哼一声,几股热流激射在我的屁股和大腿上,烫的我身体微微的抽搐——他竟然对准我射到了我的身上!

  火烫的精液浇汁一般的淋在我的屁股、大腿内侧,我下意识的伸出了一衹手,想要挡在蜜穴口,却不想正被一股精液射到了手背上,而手心贴着蜜穴,一塌煳涂的粘液沾满了手掌。

  我睁开眼,走廊里的一行人就差一步走到近前,他们并没有更多好奇心,转入了前面的包厢里,传出了开启电脑的吵闹声音。如果他们走近,将会看到怎么样淫靡的画面啊!

  穿着白裙的娇嫩少女,裙摆几乎要提到腰间,沉腰翘臀,露出了雪白浑圆的少女臀瓣,雪白的大腿紧紧并拢,上面错落着男性腥臭白浊的精液,正混合着反射着亮光的淫水,顺着光滑的细腿缓缓流下……我颤抖的把裙子拉了下来,但背带提的很高,也衹是堪堪遮住屁股,想要找纸巾擦掉大腿和屁股上的精液,却不防梁朋提起了裤子,一把抓住我的手,被他带出了包间。

  “走,时间差不多了……回去看看妳姐去……”他不容我反抗的用力攥着我的手,我衹好另一衹占满淫液的手压着后面的裙角,一边身体酥软的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下楼的时候祈求不要被别人被看到裙下一塌煳涂的样子……此刻的酒意仍然翻腾,一路浑浑噩噩的回到了皇朝KTV,也不知道有没有路人看到夏夜里穿着白色连衣短裙的少女,裙下亮晶晶的淫液……走到包厢门口,梁朋拉着我停了下来,震耳慾聋的声音让我有些反应过来,刚刚他为什么说要回来看继姐?

  我贴近包厢门的玻璃,眼前的一切让我惊的说不出话来……包厢的茶几旁,一个浑身赤裸皮肤亮白的少女,正跪爬在地上,头发散乱,她的背后是带着黑框眼睛的钱彪,钱彪单膝跪地,正一脸满足的抱着继姐腰肢,快速的撞击着她的臀瓣,而芸欣正承受着钱彪后入的同时,还仰着头嘴里含着一个男生的阴茎,那个男生还伸手揉捏着她垂在空气中的乳房。

  她周围还有几个男生都褪下了裤子,搓揉套弄着自己的裆部……芸欣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注视,侧脸看向我,此刻她精致的脸蛋上好像都沾满了男生的精液,而眼睛里正噙着泪水,眼神复杂的看向我……这一切都是梁朋……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身边的黑壮男生,他不以为意的咧嘴笑了笑,推开了包厢门……门支开了一条缝隙,音乐更加震耳慾聋,而伴随着的是男生们喘息的粗气,还有芸欣嘴里含着阴茎的闷哼,她不停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被钱彪干到用力之时,身子不停的抖动……地上散落着芸欣的衣服,零食的碎片还有空的酒瓶,更多的是花花绿绿用过的避孕套,我出去不过半小时的时间,难道我刚刚离开芸欣就被他们……而这一切肯定都是梁朋默许甚至策划的……把自己的女朋友推给狐朋狗友们发泄肉慾……不,对于梁朋来说,我那漂亮的继姐根本不是恋爱的对象,不过是玩物罢了,可他竟然会把芸欣置于这样下贱淫荡的境地……我用的从梁朋手中抽出胳膊,抗拒的后退了一步,绝不肯走进包厢,天呀……我不要……被……梁朋也没有走近一步的意思,彷佛打开门衹是为了让我更清楚的看到芸欣被四五个男生姦淫的样子。

  他充满侵略性的贴近我,嘴里的热气都打到了我的脸上,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搞妳姐的时候,就发现,妳姐根本不是处女……还特么骗我体育课弄破的……每天晚上还和钱彪小涛发短信聊骚,就他妈一臭婊子……所以衹好让他们爽爽了,不过妳放心,我说过,妳是我的。”(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