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

作品:德鲁伊日遍魔兽世界|作者:juezhiying|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21-10-13 23:22:45|下载:德鲁伊日遍魔兽世界TXT下载
  【德鲁伊日遍魔兽世界】(二)作者:juezhiying2019/12/20字数:11595风暴乌鸦形态下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基本是亚音速飞行。

  但艾泽拉斯的实际大小比游戏大了一万倍不止,即使狄克全速飞行,也用了一天时间才飞到菲拉斯,这还是空中飞行走直线的时间,要是走地面路线,从黑海岸到灰谷,再从灰谷穿越石爪山脉去凄凉之地,最后从凄凉之地去菲拉斯,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都不用说路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怪物,就是时间都够你喝一壶的了。

  平时,珊蒂斯都是坐角鹰兽往返的,但角鹰兽的速度可比狄克慢了不少,到了饭点的时候,还要停下来喂食,所以珊蒂斯往返一次湖边最少都需要三天时间,也幸好她是将军,没人过问她的行踪,不然她早就因为擅离职守而被问责了。

  现实斯中的羽月要塞可比游戏里的羽月要塞大多了,在包含菲拉各个地方散落的人口在内,羽月要塞有三十五万人口,不但有高达3万的常驻哨兵部队,还有500头奇美拉,100个山岭巨人,甚至还有两颗古树,这里可是监控希利苏斯的虫子和深海里的娜迦的先头阵地,怎么可能会像游戏里那样,人影都没几个。

  羽月要塞和菲拉斯港口的方圆20公里之内都是禁空区,在游戏里就是高地荒野那段下坡去海边的路开始就是禁空区了,也是哨兵部队的警戒范围。

  狄克根据珊蒂斯的指示,警戒范围的边缘处落地,随便穿了一套衣服后,和珊蒂斯走向港口。

  “姐妹,欢迎归来!”

  在珊蒂斯和狄克走进港口的时候,门口的一群卫兵叩胸行礼,然后全部人的眼光都聚集到狄克身上。

  珊蒂斯和狄克走过来的时候,虽然珊蒂斯顾及形象,没有挂在狄克身上,但也走得很近,所以这就暴露了两人的关系。

  开玩笑,珊蒂斯可是堂堂哨兵部队的将军,从来不对任何男性假以辞色,更别说在行动上靠近了。

  要知道,珊蒂斯的追求者里,可不乏各个种族里最强大的人物,尤其是暗夜精灵内部,珊蒂斯的追求者可不乏加洛德·影歌这种在上古大战里刷出了声望的人物。

  就这样,珊蒂斯还是不待见,甚至觉得厌恶。

  现在,珊蒂斯居然和一个人类走得这么近,而且还脱掉了哨兵部队的制式铠甲,换了一身性感暴露的甲胄,这完全不符合珊蒂斯之前的性格,所以众人对狄克的身份别提有多好奇了。

  珊蒂斯也注意到了众人的眼光,但是她没当场解释,而是回礼后,带着狄克走进了港口,踏上前往羽月要塞的渡船。

  现实中的羽月要塞离岸边的距离可不像游戏里那么短,游泳都能游过去,实际上这个海峡有20多公里那么长。

  但有一个吐槽的地方就是,现实中的渡船居然也像游戏里那样,会绕岛一圈。

  “这都是谁设计的航路?浪费时间!”狄克站在甲板上,看着远方的水面,实力吐槽。

  珊蒂斯靠在船舷上,挺起高耸的胸部,笑道:“不是谁设计的航路,而是这里的风和洋流就是这样,绕着岛的。所以,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船不会和自然的力量对抗,而且我们还能趁机观察一下四周。”

  “观察那些娜迦么?”在珊蒂斯解释的时候,狄克的视线里出现了一艘海雾中正在被一群娜迦围攻的船。

  “该死,那是人类的船?他们这么会在这里的?那些娜迦想要击沉他们,我们要帮助他们。传令,调整航向,击退娜迦。”珊蒂斯听到狄克的话,连忙扭腰察看,然后马上判断出了船的来源,着急着要帮助那些人。

  等自己的船改变航向那就太慢了,说不定到的时候人类的船都被击沉了。

  “起跳。”狄克微微一曲膝盖,从甲板上直接跳到海面的半空,变身成风暴乌鸦,接住珊蒂斯,朝人类的船掠去。

  “坚持住!”珊蒂斯从狄克的背上高高跃起,凌空搭箭引弓,一箭把一头正在施法补血的女性娜迦钉死在甲板上。

  “太好了,救兵,雷诺,去帮埃达尔拉,她快坚持不住了。”一个红胡子的矮人奋力把他面前的两个娜迦御浪者击退,对旁边也在被围攻的人类大吼大叫。

  “该死,我突破不了,哦,好险,看飞弹。”叫雷诺的中年人险险躲过一发冰箭,一脸恼怒得回敬了两枚奥术飞弹,眼睛却担忧得瞥了一眼船尾正在一头抡锤子的女性娜迦的追击下狼狈躲避的女孩子。

  女孩子面容艳丽,穿着白衬衫,外面罩着一件棕色马甲,下身是一条类似牛仔裤的棕色半截裤,膝下是一双长筒马靴,形象极好,比什么冰冰之流的不知道漂亮了多少倍。

  但是现在她及背的秀发散乱,白衬衫已经成了破碎的抹布,里面的皮胸罩若隐若现,艳美的面容上满是惊恐,她已经被逼到没有退路了,再退一步就要跳下船了。

  “哗,愚蠢,乖乖的成为我的奴隶吧。”女性娜迦挥锤把埃达尔拉逼了一个趔趄,蛇身的长尾横扫而出,把埃达尔拉绊倒在地,然后长尾卷住埃达尔拉的脖子,用力一勒,巨大的窒息感马上就让企图站起来的埃达尔拉跪倒在地,白眼直翻。

  娜迦把埃达尔拉扯过来,挡到身前,让想要射击她的珊蒂斯投鼠忌器,声音中带着沙哑大叫道:“哗,住手,不然我就杀了她。”

  “该死的!”珊蒂斯拉弓的手一松,一支箭往旁边射出,把最后一个身材魁梧的男性娜迦射了一个透心凉,却没有继续射击。

  “哗,你要付出代价,该死的陆上猪。娅塔,把我们的战利品带上来,给她注射毒素,我要当着他们的面把她们变成我卑贱的奴隶。”女性娜迦看着地上躺了一片的娜迦的尸体,怒火大炽,尾巴尖扎入埃达尔拉的脖子里,肉眼可见地注入了蓝色的毒素。

  “该死,那是奴役之毒,快救她。”矮人看到之后着急跳脚,惊惶得看着珊蒂斯。

  珊蒂斯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得看着娜迦,来增援的又不只是她一个人,那只娜迦还觉得自己优势很大。

  就在两群人对峙的时候,天上的狄克一个翻身,头向下直直扎下来,在离甲板只有十米的时候,巨大的暴熊出现在半空。

  娜迦发现自己被一个庞大的阴影笼罩,刚想抬头,映入她眼中的却是一个巨大的熊掌。

  “咔吧”不等娜迦有任何反应,呼啸而来的熊掌就扇在她头上。

  狄克是什么实力?全力挥出的一掌就是巨龙也要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硬接,这一巴掌直接把娜迦的上半身扇了一个稀巴烂,整个对折了起来,这时候狄克才重重落地。

  成吨重的巨熊落在甲板上,把船压得往下一沉,船头都翘了翘。

  “玛塔,发生了什么事?我正想撕碎这个胆敢攻击我的下位杂鱼呢?”在狄克落地的同时一个女性娜迦从船舱里游了出来,她的尾巴上卷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精灵女性,四只手上拎着一只干瘦鱼人,一把法杖。

  “呃,玛塔?玛塔是谁?我们不认识!”矮人看着巨熊一巴掌把娜迦拍扁又消失不见之后,果断开启了信口胡说模式,这正是他的强项。

  “矮子,你以为…”

  “吼”

  不等娜迦说完话,她的背后一头黄色皮毛的豹子猛然出现,巨大的利爪直接把她的头扯了下来。

  “哇喔,有点恶心,为什么她们的血液是蓝色的?这是一个好课题。”矮人看着娜迦身首分离,高兴得手舞足蹈,然后他看着变回人形的狄克,胡子都激动得翘起来了:“见鬼,德鲁伊?人类?这太神奇了,我觉得你有非常重要的研究价值!”

  “布莱恩·铜须,话痨症患者,手贱之王,开怪达人,不靠谱先生,职业坑人,你最好离我远点。”狄克一把拍开矮人伸过来的手,蹲下查看还处于昏迷状态的伊莉斯·逐星,他刚才就认出这群人都是谁了。

  铁路堡探险者协会的一群傻子。

  “宁静”

  狄克丝毫不在意CD的问题,抖手就是大招,几个人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啊,谢天谢地,这真是一场华丽的冒险,差点就嗝屁了。”被宁静奶了一口后,地上的鱼人先爬了起来,却显得神智有点不清醒。

  “呃,芬利,你醒了,没事就好,我们的精灵盟友救了我们,呃,还有一个奇怪的人类德鲁伊。”雷诺·杰克逊走过来,蹲下身子拍了拍鱼人的脑袋,眼睛却盯着地上还没醒来的伊莉斯问道:“伊莉斯怎么还没醒?”

  “不知道,也许是刚才注射的毒液的原因?但是我第一时间给她们驱过毒了。”狄克一招手,几条蔓藤卷着埃达尔拉飘了过来,刚才他已经祛毒加血过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还没醒。

  雷诺直勾勾得看着衣不蔽体的埃达尔拉,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说道:“不如,先把她们送回房间去吧,她们的房间不够舒适,就我的房间……”

  “不不不,你刚才说什么?毒?”在雷诺话都没说完的时候,芬利像是回过神来一样,一把把雷诺推到一边去,对狄克急切得问道。

  狄克一摊手,说道:“是啊,蓝色的,用尾巴注射,我和娜迦打交道不多,不知道是什么效果,但是我已经驱过毒了,放心,以我的等级,除非是瓦斯琪亲自来下的,不然不会解不了的。看,她醒了。”

  狄克自信满满,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具体的等级是多少,但是他也是踹过希利苏斯虫子的门的,大致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哪里。

  然而,现实马上就打脸了。

  “呃,我的身体,好奇怪,啊……”伊莉斯刚刚醒来,身体就开始发红,原本紫色的皮肤几乎是瞬间就变成了大紫色,嘴里发出一声迷人的呻吟,在场的所有雄性在听到这声呻吟之后,瞬间全都硬了。

  “遭了,那是奴役之毒,说是毒,但其实是一种激素,驱毒术是没有效果的!”芬利哭丧着脸,一脸担忧得看着伊莉斯。

  “激素,那不是很普通的东西吗?”雷诺·杰克逊一脸猪哥相得看着同样醒过来,但暂时还没什么问题的埃达尔拉。

  “激素?奴役之毒?听起来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小…狄克,你好像想到什么了?”珊蒂斯毕竟不是雷诺那个见到美女之后就智力只剩下五的蠢货,走过来看着一脸深思的狄克。

  狄克看了一眼正在努力控制自己的伊莉斯,说道:“我和娜迦打交道的次数不多,但是我在艾萨拉的时候,杀了不少娜迦,他们大多数有鱼人仆从,这不正常,估计就是这个效果了,但是怎么解毒,我就不知道了。”

  “解不了,或者说,娜迦之外的生物解不了,嗯…”埃达尔拉身上的毒也开始发作了,在说出一句话后,咬着嘴唇发出一声娇喘,白皙的皮肤泛起了粉红色,脸上的媚态中带着痛苦。

  她接着说道:“奴役之毒是娜迦用来控制其他生物的激素,一旦中了,就只能通过和娜迦交配来解除,雄性娜迦的精液和雌性娜迦的淫水都可以,如果得不到交配,就会身体过载,爆体而亡,但是娜迦的精液和淫水里面有一种特殊的物质,一旦和奴役之毒发生反应就会让中毒者变成和她交配的人的奴隶,这就是奴役之毒这个名字的由来…啊…嗯,杀了我们吧,好歹,死得不会那么惨。”

  埃达尔拉说完后就已经忍不住开始娇喘了,她的话也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狄克,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珊蒂斯看着狄克沉思的样子,猜测他可能是有什么想法。

  狄克点点头,问道:“埃达尔拉,你的意思是娜迦的体内有某种物质会有奴役效果,这种物质同时是解除激素的手段?”

  “对,要混合精液才能起作用。啊,好热,嗯…”埃达尔拉开始进入了迷离状态,为了控制住身体,她的肌肉已经因为绷紧而颤抖了。

  “那么,可以试一下。”狄克双手一张,无数蔓藤长出,卷起地上娜迦的尸体,排在狄克身前,狄克从背包里翻出一大堆瓶子,指甲变得尖锐,在娜迦身上划了数道口子,用瓶子接住流出来的血液。

  肚,一边往外面掏零件,一边说道:“幸好我是和娜迦战斗过的,知道他们的身体构造。”

  雄性娜迦的产精器,雌性娜迦的卵囊被他一个一个掏了出来。

  “呃,好恶心,这是要干啥?”雷诺满脸嫌弃的样子,作为一个富二代花花公子,为了追求刺激而踏上冒险,而不是为了见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是他的“设定”。

  “小伙子,你是炼金师?但是,你这是要现场制药?不经过检验?”布莱恩·铜须毕竟是一个有见识的人,马上就猜到狄克想干嘛了。

  狄克满不在乎得耸耸肩,说道:“我是德鲁伊,有治疗能力,即使救不活她们,也不至于自己扑街。”

  最新找回4“自己扑街?小熊熊,你的意思是这个药有危险?”珊蒂斯听到陈震的话后,也顾不上什么掩饰关系了,面露担忧之色。

  “当然,娜迦的血对于人类来说是有毒的,不然我也不会都是用爪子,我以前在艾萨拉的时候用嘴咬过娜迦,有这个教训。”

  狄克解释后从背包里摸出一个火囊,这是炎鹏身上的零件,在游戏里是用来做龙息红椒的,在这里能用上,因为火囊里的火液会刺激器官,产生排斥冲动,在胃里是刺激整个食道,而如果是在膀胱里,那就是刺激射精了。

  一通搅和之后,狄克成功制取了5瓶药剂,看着药剂里缓缓旋转的蓝白红三色颗粒,狄克莫名得想乳法起来。

  “好了,这个就叫做黑脚鸡药剂了,效果是快速射精,解除那个激素,大概会持续10分钟,射精的次数大约是二十次,我去帮她们解毒。如果我不回来,珊蒂斯,对不起。”狄克用蔓藤把已经躺在地上扭动自摸的两个妹子捆起来,对珊蒂斯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变成风暴乌鸦,抓着两个妹子直冲云霄。

  “小熊熊…”珊蒂斯呢喃了一句,丝毫没注意到狄克话里的陷阱。

  狄克并不想失去珊蒂斯,又不想被珊蒂斯约束,毕竟她的实力比他强,要是吃起醋来,是很麻烦的事情,而狄克的能力有一半是通过交欢得来的,他不可能以后只干珊蒂斯,所以他要抓住一切机会给珊蒂斯种“心魔”,这样珊蒂斯就会容忍,甚至接受他胡来。

  抓着两个妹子飞了一段距离后,狄克降落在萨尔多岛(羽月要塞那个岛)的索兰萨尔废墟,他找了一个还算完整的高塔,把两个妹子丢在蔓藤编织的床上。

  “啊…嗯…我…要…”只是皮肤触碰到粗糙的蔓藤,两个妹子就发出了极为淫霏的声音,在狄克解除捆绑她们的蔓藤后,他们都迫不及待得一只手抚胸,一只手摸阴,开始自慰起来。

  但偏偏,她们还保持着些许理智,通红而淫霏的面容上还保持着一丝抗拒,这种反差让狄克看了立马就硬了。

  “来吧,两位小美女,让我看看你们的身体。”狄克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服扒光,挺着已经高翘的肉棒走到两女身边,伸手抓住两女本来就已经支离破碎的衣服用力一扯,几下就把衣服连内衣一起扯碎,露出两具完美的胴体来。

  埃达尔拉是不典型的欧美白人皮肤,白皙却不粗糙,乳房不是很大,大约只有b到c的样子,但是形状非常好,是上半部分略平,下半部分丰满,乳头向上翘的船形乳房,乳头还是淡红色的,如果不是激素的作用,估计平时是粉色的。

  因为经常在野外探险,埃达尔拉的小腹相当精致,但又没有肌肉,平坦中有一种有弹性的感觉。

  小腹下面就是现在已经淫水泛滥的蜜桃园,埃达尔拉的阴毛不多,只在阴唇上面有很少的一点,和她的头发一样,是栗色的,现在因为汗水打湿而贴在皮肤上。

  阴唇因为她自己的手淫而张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小阴唇,小阴唇在她的动作下一开一合,像是饥渴已极的沙漠旅人。

  埃达尔拉的下半身属于极为匀称的那种,大腿浑圆,结实有力,白皙的脚上,红色的指甲油显得特别醒目。

  伊莉斯的身体则是和埃达尔拉完全不同的类型,埃达尔拉的身体是柔美,伊莉斯则是健美。

  即使是在中了激素的情况下,她的方形眼镜依然戴着,这让她原本显得神秘的紫色脸庞多了一些书卷气,有一种神秘的野性美感。

  现在她满头紫红色的秀发散落,脸上因为激素的作用而淫霏迷离,但她一直没有叫出声来,让人感觉是一只正在求欢的无声野猫。

  伊莉斯要比埃达尔拉高得多,起码有1米8,但她的上半身的骨架并不比埃达尔拉大,几乎是差不多的,但她却有一对起码E杯的高耸胸部,即使是在仰卧的状态下,那对惊人的乳房也是一样的高挺,没有半分下塌。

  在一对巨乳的衬托下,伊莉斯的腰显得极细,却又充满了力量,阴阜上的淡紫色阴毛是精心修剪过的,正面看上去是一个S字形,估计是searching的意思。

  伊莉斯的大阴唇和狄克见过的所有女性都不一样,她的大阴唇几乎是没有的,只有非常短的一点点,这让她在脱光了衣服之后,阴部也是骆驼趾的状态。

  伊莉斯的上半身除了脖子比埃达尔拉长一点之外,其他部分并不长,之所以身高高了埃达尔拉那么多,主要就是腿长。

  从胯部到脚底,估计足足有1米2长,这简直就是逆天的大长腿啊。

  欣赏够了两个美人的身体,狄克一把抓住伊莉斯的巨乳,一手扶住她的背,把她盖到埃达尔拉身上。

  “啊…要…主……人…我要…”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伊莉斯打破了之前一直不出声的行为,这一声“主人”也显示奴役之毒已经完全击溃了她的理智。

  “哈,我来了。”狄克挺起肉棒跪到蔓藤床上,从背后抓住伊莉斯的巨乳,把她的上半身提的反弓起来,膝盖顶开两女的腿,巨大的龟头在伊莉斯阴部蹭了两下,沾满了淫水,对准阴道用力捅了进去。

  “啊…”伊莉斯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就自己拼命扭动着屁股起来,嘴里不停发出响亮的叫床声:“啊…主人的大肉棒…好厉害…请用力操我…请享用你卑贱的奴隶…啊…主人…奴隶…啊…………”

  狄克只抽插了一下,伊莉斯就已经迎来了一次高潮,她双手撑在埃达尔拉的乳房上,脑袋仰起,就像是一只正在交配的野猫。

  “哦,这尼玛,好爽,这是奴役之毒的效果还是伊莉斯自带名穴?”狄克刚插进去,就感觉自己的肉棒被一圈一圈会蠕动的阴道肉层层箍住,就像是被几十个嘴同时含住一样。

  而且伊莉斯的子宫也张开了,用力得吸住了狄克的龟头。

  那种爽的感觉,从肉棒直冲天灵盖,搞得他都不想拔出来了。

  但他知道现在不是只顾享受的时候,还是要救人的。

  黑脚鸡药剂灌下,狄克马上就感觉肉棒传来的快感瞬间多了几倍,精关根本守不住,低吼一声,狄克射出了大量精液,全都灌进了伊莉斯的子宫里。

  “嗯,居然是这样的?”狄克感觉伊莉斯的子宫在灌满了精液后放松了吸力,让他可以比较轻松得拔出来。

  “啊,主人…埃达也要…埃达是主人淫贱的奴隶…请主人赏赐贱奴精液。”

  埃达尔拉像是感应到伊莉斯已经高潮了一样,淫声哀求道。

  狄克当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肉棒从伊莉斯体内拔出,带出大量淫水和鲜血的混合物,把埃达尔拉的阴部都染上了一层粉红色。

  巨大的肉棒在埃达尔拉的阴道口试探了一下,同样用力一顶,巨大的肉棒在破开处女膜的时候,因为埃达尔拉的处女膜比一般人厚很多,居然一股血飙射出来,溅在狄克的小腹上。

  这可真是溅血破处了,狄克兴奋得一声大吼,腰腹用力,把肉棒深深得顶了进去。

  “啊…主人的肉棒…好大…谢谢主人…贱奴要来了…啊……”埃达尔拉的战斗力比伊莉斯还不如,狄克刚插进去,她就高潮了,而且她的阴道和伊莉斯一样,紧紧箍住了狄克的肉棒,子宫口张开,吸住了狄克的龟头。

  与上次一模一样的快感直冲狄克天灵盖,让他再次守不住精关,怒射而出,大量精液灌满了埃达尔拉的子宫。

  “呼,果然是这样,一高潮就会张开子宫口,这是那些娜迦的繁衍方法。”

  射精后,狄克喘了口气,想起了娜迦奇怪的身体构造。

  无论是雄性娜迦还是雌性娜迦,都有一根像是阴茎一样的东西,有的雌性娜迦的“阴茎”甚至比雄性还大。

  但雌性娜迦还有类似阴道一样的东西,狄克研究过雌性娜迦的身体结构,发现雌性娜迦的那根“阴茎”是连着卵巢的,雌性娜迦的卵巢里有大量卵子,所以狄克一直以为雌性娜迦的“阴茎”是排卵器官。

  现在看来,其实是雌性娜迦接受雄性娜迦的精子,形成受精卵,然后捕捉能被用来当宿体的生物,用奴役之毒控制她们,在她们的子宫里产卵,让那些奴仆代她们受孕。

  怪不得娜迦那么多,到处都有她们的踪迹呢。这种繁殖方法简直就是天才一般的繁衍方式,只要捕捉足够的奴隶,就能产生大量的人口,而娜迦是水陆两栖的,食物也不成问题。

  “主人,您卑贱的奴仆还需要您的肉棒,请用您巨大的肉棒操您的卑贱奴隶伊莉斯。”就在狄克把肉棒从埃达尔拉体内抽出,思考娜迦的事情的当口,刚刚被射了一次的伊莉斯像是恢复了部分神智,说话变得清晰了很多,却整个人像是淫贱的奴隶一样,爬到狄克身下,张嘴吞下了狄克巨大的肉棒,一边吮吸,一边含糊不清得说道。

  “看来,奴役之毒不是说笑的,神智清楚,却直接变成和她交配的人的奴隶了。”狄克低语了一句,抓住伊莉斯的头发,让她转过身来,跪在蔓藤床上,像是操狗一样,从后面插了进去。

  “嗯啊,爽,这毒素还有改造身体的效果。”狄克感觉自己的肉棒上传来强烈的刺激,和之前一样,直冲天灵盖,但这回没有让他马上射精,他感觉两次射精后,黑脚鸡药剂的效力衰退了一些,如果他要守住精关的话,可以坚持上一分钟才射,但是没必要,因为伊莉斯只被插了十几下后就又高潮了,子宫口再次张开吸住了龟头,于是狄克再次给伊莉斯灌满了精液,把肉棒从伊莉斯体内抽了出来。

  肉棒一抽出,之前就跪在伊莉斯身下,无师自通得给狄克舔蛋的埃达尔拉马上张嘴含住了肉棒,喉咙里含糊不清得说道:“贱奴埃达求主人赏赐精液。”

  “哈,跪好,自己把逼掰开。”既然事情已成定局,狄克也不介意多收两个性奴,马上就进入了主人的角色。

  “贱奴埃达,求主人宠幸!”埃达尔拉依言跪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身体胸部以上的部分全都贴在床上,双手反手把自己的阴唇掰开,摇着屁股,等着狄克的临幸。

  “赏”狄克大喝一声,挺着巨大的肉棒再次捅了进去。

  “啊,主人高贵的肉棒,插了进来,请主人用力干贱奴埃达,赏赐贱奴埃达高贵的精……啊…贱奴要来了…”埃达尔拉的淫语还没说完,高潮就又来了。

  埃达尔拉明显是敏感型体质,相比伊莉斯她更加容易高潮。

  给两个美女的“解毒”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一个多小时里里,狄克足足射了28次,相当于在两个美女身上各做了一次一夜十四次郎,黑脚鸡药剂对狄克的作用并不足以让他射20次,所以他还额外喝了一瓶。

  要不是狄克的等级高,身体本来就足够好,加上有恢复法术,不然就挂了。

  28次射精后,狄克四仰八叉得瘫在蔓藤床上,弄了一大块虎皮当枕头,双目无神得看着高塔的穹顶,在他的下身上,埃达尔拉和伊莉斯像两条狗一样,正跪趴着用舌头清理狄克身上的秽物。

  两人现在已经完全以狄克的奴隶自居,唯狄克的命令是从。但神奇的是,她们的自主意识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连探索和冒险的爱好都还在,这让两女就像是狄克的狂信徒一样。

  这让狄克感觉挺爽的,他了不愿意干两个白痴,即使白痴很漂亮。

  两女的能力也很有意思,典型的探险者协会的作风,探险者协会那帮人因为常年在野外,需要面对的情况很多,大部分都是复合职业,伊莉斯就是牧师和德鲁伊的复合。

  复合职业有个坏处,大部分情况下她们都达不到顶尖,但好处是花样很多。

  比如伊莉斯有一项能力狄克就很喜欢,德鲁伊的局部变化能力。

  这种能力狄克也有,刚才他就把指甲变成了爪子,当刀用,但他的能力也仅此而已了,除了指甲,他再也不能控制其他部位,伊莉斯玩这个就出色多了。

  她可以选择全身任意的一个,或者多个部位变身,比如把脚变成猫,手变成熊,这样就获得了更高的破隐伤害。

  但狄克觉得有意思的并不仅仅是这个,而是另外一种可能性。

  “虎鞭状态”狄克复制了伊莉斯这个能力后,微微一用力,胯下的肉棒瞬间变成一根30多厘米长,鹅蛋粗,尖头,带着伞状倒刺角质的狰狞巨物。狄克甚至能控制肉棒上倒刺的开合。

  这是所有猫科动物阴茎的样子,德鲁伊变身的暗影猎豹也不例外。

  “哇,主人的高贵肉棒!好威武。”埃达尔拉就像是无脑的花痴一样,痴迷得看着巨大的虎鞭,而伊莉斯则是已经含上来了。

  狄克能清楚感受到虎鞭的尖端进入了伊莉斯的喉咙,然后伊莉斯的喉咙瞬间一紧,就像是阴道一样,箍住了肉棒,这是伊莉斯的深喉猎豹形态的局部变化。

  “唔,做得不错。”狄克拍了拍伊莉斯的脑袋,以示鼓励,然后看埃达尔拉的能力。

  埃达尔拉是纯粹的牧师,虽然能力的花样不如伊莉斯多,但却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能力——思维尖啸。

  这玩意是牧师的心灵尖啸技能的升级版,心灵尖啸是把敌人吓得到处乱跑,而思维尖啸在原有的基础上,会把敌人吓到屈服或者崩溃。

  这玩意只有一个不好,法力值要求过高,用一次就要去掉7成的法力。

  搞定能力的复制后,已经累坏了的狄克直接用蔓藤封住了高塔四面漏风的墙壁,就在高塔里用伊莉斯巨大的咪咪当枕头,沉沉睡去。